北风の伊布

高三沉迷学习,小概率不定时掉落更新。

我也不知道题目叫神马的哈斯小短文

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?
大概就是想一直看着他,想让他一直看着自己,只为自己高兴,只为自己愤怒。
就像Severus一直看着Harry,然后希望他偶尔会回过头来看着他,即使那双眼睛中带着厌恶。
喜欢一个人还会是什么感觉呢?
大概是害怕他看过来,害怕自己的傻样蠢样被他看到,不敢和他对视但会忍不住偷瞟他,会为他的不同态度而高兴愤怒。
就像Harry平时总是躲避Severus的目光,但在魔药课上会为他包庇斯莱特林的行为愤怒的瞪他。
都是因为喜欢。
都是因为以为对方不喜欢。
打破这一切,其实只需要一个人的主动罢了。
“教授,我来关禁闭!”
“Potter?进来。”
而一个人的主动,只需要梅林意外的一个念头罢了。
“去把那些甲虫处理好。”
“是。”
像往常一样,Severus盯着Harry看,然后在Harry抬起头来之前收回目光。
像往常一样的,Harry在Severus不看他时偷偷看他几眼,然后继续工作。
Harry低头看着手中的甲虫,忽然记起来那个丽塔斯基特前几天又在预言家日报上说Severus的坏话,猛得皱起了眉头。
盯着Harry看的Severus立刻就意识到了对方的怒气。
是因为自己一直盯着他看?
因为Harry在身边而愉快的心一下子坠落到了谷底。
他,这样讨厌自己?
一瞬间对自己以前对待格兰芬多的态度有些后悔。
盯着自己看的目光一下子变了,Harry愣了下忍不住抬起头。
绿色的眼睛对上了黑色的。
平时空洞的黑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爱意和受伤。
Harry猛然间石化般盯着Severus。
Severus低下头看着桌上他要批的卷子。
虽然地窖里几乎可以被称之为寂静,Severus却感觉到有个极其吵闹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叫着:他看出来了!他看出来了!
该死的这种事情他知道!
男孩猛得站起走到他身边。
他几乎捏断了羽毛笔,等待着最后的审判。
“教授。”一只手放在了他的手臂上,“我……喜欢你!”
“Pia.”羽毛笔断掉了,同时嘴唇被一个温热的东西俘获。
Severus瞪大了眼睛。
“我喜欢你……”在Severus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前,Harry就退了出来,“我爱你……”
“Potter……”男人看着他日思夜梦的眼睛中从未表露出的温柔,“你刚刚为什么皱眉?”
“ 丽塔斯基特,前几天在预言家日报上说你坏话。 ”Harry抱住他的教授,宠溺的亲了亲他的大鼻子,“不是你的问题。”
“斯基特?那只甲虫……”看了眼桌上的甲虫,明了,Severus放松下来,然后一僵,“Potter……”
“什么?”继续捏教授的肚子,嗯,太瘦了。
“你洗手了吗?”
“……”
END

嗯……下周考试加比赛,请为我祈祷吧_(:_」∠)_
另外求留言~~~

评论(6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