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风の伊布

高三沉迷学习,小概率不定时掉落更新。

浮生我是真的想和你好好过日子的,但是你看归一来都来了……咱仨一起过日子呗(你!)

那啥 昨天晚上因为活动快要结束了,上学期间基本在咸鱼就肝了一下明石,两点半出的,刚九点的时候醒过来就开始肝千子,然后开到第五个箱子就出了也真的是_(:_」∠)_昨天帮同学抽fgo抽了三张五星,两张是活动的一张不是……感觉自己最近欧气爆表啊233333感觉自己接下来可以咸鱼了,更文攒欧气去hhhhhhhh

不是,你们别吓我,我还没写百粉点文呢,害怕。

[叶all]我家叶神就是苏怎么了!(7)

再偷偷放一个更新

“叶修,那么久你做什么去了?”叶修刚下楼就被魏琛勾住肩膀拉到一边去,“我刚看见了,你抱着喻文州上去。”

“啊……文州……”叶修停顿了一下,“稍微有点累,睡着了,所以我就把他抱上去了。”

“哼……睡着了啊……”老魏叼起一根烟,“那个心脏干了什么我已经管不着了,但是你……”魏琛缓缓地吸了口烟,摸出一个便携式烟灰缸(听说好像有这种东西)弹了弹烟,“那群小兔崽子肯定都说过了,什么喜欢你爱你的,像老夫这样的呢,喜欢啊爱啊也没啥好说的,但是这过日子,还是想和你一起过啊。”他往叶修那里靠近,两人嘴里呼出的气带着相同的烟味。

——就像接了吻一样。叶修忽然这样想到。

“老魏……”叶修没有推开魏琛,只是侧过身子避开气味的交融,直直地望向没人的拐角“我……还不知道家里的情况,做不了以后的打算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魏琛冷静地又吸了一口,“其实你直接说也没关系的,我可不会在意这种事情,反正……前面那些小子们也……”

迟疑着,叶修抱住了魏琛,虽然说什么现在就在一起啦完全不可能做到,但是……但是让他这样放任这些家伙伤心,也是完全不可能做到的啊。

这就是,叶修的温柔啊。

“叶神……!”本来没有人的拐角传来一声小小的惊呼,叶修和魏琛看过去,表情有些慌乱。

“肖……肖时钦?”叶修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是松开魏琛还是推开他,但至少他知道他得解释。

“或许两位前辈愿意告诉我发生了什么,我会做好保密工作的。”心脏给了一个台阶。

叶修就顺势接下来这个明明白白写着一个大字“坑”的台阶,他抢过魏琛的烟,急急忙忙地按掉了:“老魏啊,都说了老板娘不让我们在室内抽烟啊,要抽去阳台抽,你在这爽完了被发现我也要被罚烟的,清白无辜的我啊!就这样被你害了啊!你的心不会痛吗?”

“woc老叶老夫这根烟刚抽两口啊!可贵啦你就这样给掐了!!你的心痛不痛啊痛不痛!”魏琛也是明白叶修的意思,顺着演了起来。

“呵呵,痛才怪咧,话说小肖你是来干啥的?找我吗?”叶修迅速把话题引到肖时钦身上。

“嗯,确实是有事情要告诉叶神。”肖时钦笑了笑,“魏前辈,看在我会为你们保密抽烟的事情的份上,请也为我保密吧。”

“嗯?行啊,你有什么事情还要保密……!”魏琛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。

“叶神,这件事你可以多考虑考虑,不用急着回答我……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?”肖时钦的表情平静的不像是在表白,更像是在电脑前率领全队打比赛,或者说是在发布会上滴水不漏地回答记者们刁钻古怪的问题,这反而体现出这家伙的认真程度,这让叶修记起了喻文州刚才的样子。

虽然表现完全不一样,但是本质上,本质上的孤注一掷是完全一样的。

这次叶修是真的慌了,他不明白自己究竟有哪里好,能让这两个人用这种态度对待,也想不通自己是在什么时候惹上的桃花,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——那个最完美的,既能表达自己的想法,又能让他们放宽心从而放弃自己的拒绝方法,到底是什么。

“是沉默吗?”

不,沉默是解决不了的。

“叶神,在思考拒绝我的方法吧。”

是的……拒绝的……方法……不!等等!

“小肖!”叶修一步步走近肖时钦,“这世间比我好的人还有很多……”

他还有一个,大杀招!

—tbc—

[耀all]近代历史(1)

偷偷尝试耀all,咳,背英语去了,好好学习。

不近人情。

这是亚瑟柯克兰第一次见到“清”。

和罗马说的完全不一样。温柔、大度、傲气……没有看到那种东西。但那件黄袍,以及与其他人不同的鬓发还是让他轻而易举地记住了他的模样。

“广州……要做生意就去广州吧。虽然……”青年话没有说完,就渐渐走远,亚瑟没能听清他后面说了什么,但还是派人去了他口中的那个广州。

广州确实是个做生意的地方,他,他们想要的一切:丝绸、瓷器、茶叶……这里确实什么都有,而且向他们开放。

一开始他们很欢喜,无论如何总归是有了个交易的地方。但他们很快就发现了不对,中国人很少来买他们的东西,这仿佛是一场单方面的交易。狡猾的商人很快就想出了对策,他们从印度运来鸦片,到中国进行一种非法销售。

后来,国库空虚,林则徐虎门销烟,亚瑟的上级决定用这个理由向清王朝宣战,这便是著名的第一次鸦片战争。

亚瑟其实试图阻止过,毕竟那是那个“赛里斯”,他不想……看到那个人落魄的样子。但这是政治,即便是作为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本人,也无法阻止。

英国的军舰开向了中国,第一步就是他们最熟悉的广州。

亚瑟坐在船头,像他以前当海盗头子时那样晒着太阳,他不知道“清”会怎么样,但是他想再见他,见罗马口中那样的他,也不想输掉战役。他挠挠头发,碧绿的眼睛盯着深邃的大海。啊,随他们去吧。这样想着,他决定睡个午觉。

军舰沿着东南沿海往上,进入了长江流域,直直开向六朝古都——南京,啊,那时它叫江宁。

下船的时候亚瑟还有些困惑,“赛里斯”会在这里吗?他抱着小小的期望,在江宁城里乱逛,一路走到了应天府。

远远就看见应天府里走出来一个穿着黄衣的人,他突然来了精神——这黄衣可不是谁都能穿的了的,现任皇帝道光还在京师(北京),那么这个人一定就是“清”了!

他兴奋的上去和那人打招呼,“清”抬头看他,表情有些困惑。

“……夷?”

“赛里斯”瘦了很多,脸色也变得苍白,看上去病恹恹的,但仍然在他面前挺直了背。

亚瑟没听清他说了什么,就自顾自地自我介绍:“我是上次在紫禁城里你说叫我去广州的那个,英国的化身,你还记得吗?赛里斯?”

“……赛里斯……?”“清”错愕的瞪大了眼睛,随即扭过头去,像是回忆起什么事情了一般垂下眼角,“你的名字是?”

“啊……亚瑟柯克兰。”亚瑟也不记得那天自己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报出的自己的名字,他只记得那之后“赛里斯”的话和那个萧瑟的背影。

“亚瑟柯克兰……我不是……不,我已经不再是赛里斯了,你可以叫我的名字……王耀。”他转身又往天宁府里走去,挺拔的身子怎么看都感觉有些单薄,看不见脸上的表情,却莫名显得悲伤。

“王耀……”亚瑟坐在船上轻轻念叨,双眼空洞地望着海平面,像是在发呆。

给无声茧太太的《安息日》的长评(貌似)

因为是拜托同学帮我带的书,所以是在8月31号的返校日收到的_(:_」∠)_反正闲嘛,早上到校拿到手就开始看了。

封面看上去特别简洁,黑的特别干净(我当时真的就这样想的),上面几滴“血迹”暗示着满满的BE(突然哭泣),然后书的纸张有点硬,手感一般般,但是重点是内容啊!!

然后翻开来第一篇是首诗歌(?),一如太太以往的风格,非常隐晦,看完就觉得我是多爱Sev啊连这都看得懂(凑表脸)!看到第三面的时候我就把书合上了,跑到坐在教室另一边的同学那里拉着她的手说:“怎么办我看到第三面就想哭了,太太好棒太太是神啊!”然后就开始吹太太,使劲吹太太(,到第一篇最后的那副画的时候,我记起来太太是自己画的,就又冲到同学那里各种吹……(捂脸)

反正看完每一篇都想夸太太,就是……BE……但是太太也写得找好看啊!而且我个人还是很喜欢BE的嘿嘿。

最喜欢的是嘘,安静地听我说、斯卡堡集市和作为题目的安息日。

第一篇……可能是因为太美好了吧,仓鼠什么的,太美好了……(哽咽)

第二篇,现实和幻想夹杂,因为对Sev的爱情而心甘情愿通向死亡的感觉——太美了。

然后是安息日……从心底传来的一阵阵刺痛,他们是相爱的一定是相爱的。但是他们不能在一起啊不能啊!!

从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一次又一次的被这个男人打动,被太太的文打动,停不下来,无论是意识还是动作都不受理智的管理,只想一直一直看下去,风和雨,天空与海洋,日月和星辰,这世间万物都与我无关,眼里、心里、脑中,只有眼前的这些故事和他们的存在,这样的我……这样的我!

被班主任敲了敲桌子叫去发新书了。

是啊,这样的我也是要高考的啊。_(:_」∠)_

我不管我不管我要给全世界安利无声茧太太,太太我爱你啊!
@无声茧 太太看tag

去上海书展碰上了签售会,是一起去的同学说要买这本书才碰上的 @早苗·可可牛奶 ,作者是个法国老帅哥啊,我和他说Thank you然后他愣了一下对我笑了,笑得超——可爱的。
对荷尔蒙外放的中年美大叔完全没有抵抗力……难得地乙女心乱跳_(:_」∠)_

三日月家的小熊医生(B阶):

挂起来挂起来,你说有授权拿出证据来啊

吐槽是毕生的事业.L:

挂个盗图的。

不是我的图就跟我无关吗?盗我喜欢的太太的图怎么会跟我无关?

保护太太人人有责(挺起(并没有多少的)胸,超凶.JPG

[叶all]我家叶神就是苏怎么了(6)

诶呦我怎么更得辣么勤快?自己都吃惊了。嗯,看到有小天使担心文州州,我就先把这章码出来了,这章只有叶修和文州,而且比较短_(:_」∠)_嗯,大家看得开心就好啦~

“叶修——”喻文州像是撕裂了喉咙发出的声音让叶修有些惊慌,他向叶修伸出手,“过来,看着我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叶修捧起喻文州的脸,“你还……好吗?”

喻文州扯出了一点笑容:“只看我一个人了呢,你终于。”然后又垂下眉眼,“就不能,一直一直只看着我吗?如果你是我的……该多好啊。”

王杰希在一旁哼了一声,捂住黄少天的嘴往客厅走去。

“……文州。”叶修温柔地捋了捋喻文州的头发,看他盯着自己的眼睛红了眼眶,“都是我的错……累了吧,我在这里,哭吧。”

“叶修……”喻文州被叶修抱在怀里,叶修感觉得到自己的衣服被泪水一点点打湿,他拿起旁边的毛巾用温水打湿,轻轻地吸去喻文州脸上的泪水:“哭吧,把所有的委屈和伤痛,都告诉我吧。”

“……修……叶修……”喻文州抱住叶修,一个劲叫他的名字,眼泪浸湿了叶修的上衣,叶修环着喻文州的腰,一缕一缕撸顺他的头发。

头上的手轻柔地不可思议,即便在喻文州的梦里,他都不曾被叶修这样对待,他困惑地想自己是不是在梦中,却发觉心痛得那么真,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吗?他用手指掐住自己的手臂。痛——好痛。眼泪停不下来的喻文州,脸上却扬起了一个开心的笑容。是,真的啊。

叶修看着那个他不曾露出过的笑容陷入了沉思,怀中人的呼吸渐渐变得平稳,叶修仔细一看才发现喻文州已经哭累了,睡着了。他叹着气摇摇头,尝试着抱起喻文州,却发现只有公主抱才是最好的上楼方法。

他把喻文州搬到楼上自己的房间,为他盖好被子,在自己的衣橱里翻出一套新的衣物,写了个便签留给喻文州。然后他转头看了看躺在床上眼角还留着泪的喻文州,走进卫生间用温水搓了条毛巾。

准备好毛巾的叶修出来就看见喻文州的手臂挣脱被子露在了外面,他走过去举起文州的手臂,迟疑地看着手臂上掐出的红印,慢慢低下头,吻住了那个红印。接着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困惑了下,就快速地把喻文州的手塞回被子,轻手轻脚地开始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的为喻文州擦脸。

他得好好想想怎么下去面对那些家伙了,他摇摇头离开了房间。

躺在床上的喻文州缓缓睁开双眼,他举起手看着刚刚叶修吻过的红印,轻轻地吻了上去。然后傻傻地笑了起来,再拿起叶修留下的纸条看,傻笑的脸更是红了起来。

“文州:
        这是我房间,我给你找了套干净衣服,去洗个澡换这套衣服。好好休息,别太累,我先下去了,在下面等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叶修”
—tbc—

好啦你们可以不用担心文州啦,恭喜文州州get叶神的公主抱,叶神的kiss,掰弯叶神的第一步三个成就。

好了好了第七章真的不知道要到猴年马月了_(:_」∠)_今天看完极挑早点睡啊大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