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风の伊布

今天也在咕咕咕

近日不断重复的梦中,有人贴在耳边说“我爱你”

Never forget,never recognize.——题记


风芄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,水笔不经意地在纸上划过,留下一道墨水痕。

“姐!出 警啦!有杀 人案!”警 局新来的年轻人嚷嚷着,声音里带着激动和紧张。

“嗯,啊……报 案人?地址?”她恍惚了一下,随即看向自己的副警 部。

吊儿郎当的中年刑 警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我去询问报 案人,你放心。年轻人也不可以过劳呀,把案子交给他们也是可以的。”

“什……麻烦你了,现场我还是要去的。”风芄反应了会儿,才意识到他在说自己。

“嘛,我先去外边抽根烟,有什么消息记得发给我啊。”

“就是因为这样的态度你才一直在当副警 部吧!”风芄对他喊了一句,便示意手下的人去开车,“走吧,我们去现场看看。”


那是一个醉汉,风芄打量着这具尸体,是被挖出心脏直接死亡的,她忍不住觉得这手法有点眼熟,而死者,刚巧是她追查了一个月的强 奸 杀 人 犯。

“啧啧啧,明明才找到这个家伙的据点几天,居然被人杀掉了……是不是暴露了被同伴做掉的?都怪上边说证据不足不给抓人,不然就能问出来了。”旁边的小年轻叹了口气,“大姐头,怎么办?”

“……先叫法 医鉴 定吧,死亡时间之类的还没有完全确定,我去看看这附近有没有摄像头……”风芄打了个哈欠,“就这样吧。”

“风芄警 部。”最近刚从隔壁区调过来的小jc突然叫住了她,“请让我代替您去吧。您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,为了之后的查案工作,务必好好休息。”

“休息?”风芄转头看那个男人,那个她还没记住名字的男人抬起头来看她,然后她看到了那双紫藤色的眼睛,那陌生而熟悉的五官叫她一阵恍惚。

“是……您怎么了吗?”这声音仿佛也在哪里听到过,“警 部?”

‘警 部’……?不对……这不对……

“大姐头好像真的很累了诶?”小年轻向前走了一步,“还是我们来干吧!大姐头你就好好休息!!”

“……我知道了,麻烦你们了。”她站直身体,点了点头,重新看了一眼那个人的眼睛。

她没有看错,那是紫藤的颜色。


“我爱你。”

“我爱你哦!”

“我——爱——你——”

不是一个人,不再是一个人,有很多很多的声音……他们是谁?他们爱的是谁?

……

是我吗?

怎么可能呢……

好像是听过的声音。

也好像是从未听过的声音。

告诉我,名字。

你们的,我的。

告诉我。

告诉我……

告诉我——

“别他妈的在我耳边絮絮叨叨这些无聊的东西!告诉我啊——”

“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”

“草 你们妈……”

风芄坐起身,她捂住自己的脸,喘着粗气。

随后她点开自己的手机,荧光反射在脸上,倒映出一片蓝色。

03:12

人类学中最佳的睡眠时间。

而她又失眠了。

真是悲惨。

她没有开灯,而是拉开了窗帘。

黑夜一如既往地黑,而城市中不灭的灯光那么明亮,却令这个世界更显黑暗。


“警 部,这是你昨天要的资料。”紫色眼睛的男人把资料放在她的桌上。

她揉了揉太阳穴示意他放着就好。

“您昨天似乎还是没有睡好?”

“……最近有些失眠,在做噩梦,没事。”风芄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向这个不认识的家伙解释,但她下意识地这样做了,“你叫什么的来着?”

“……长谷部,织田长谷部。”

这是让自己叫他长谷部的意思吗?

“嗯,辛苦你了,织田君。”

他的表情,看上去有些寂寞。

“大姐头,你没事吧?”小年轻凑过来,风芄才发现他的眼睛也是紫色的,很深很深的紫色……


“主上今天也没有睡好吗?”紫发男子把晚饭放在桌上,“到底是发生什么了呢……”

“不知道呢……”黑发紫眼的小年轻靠在椅子上,抬头看天花板,“……我们也只能保护她在外界不受伤害了,梦境那种东西……”

“歌仙,我们是刀。”那个有着漂亮的紫色眼睛的男人,用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看着那个紫发男人。

“长谷部,你在说什么?”歌仙兼定看过去,歪了歪头。

“……没什么,记住了,她不能记起我们。”他拿起自己的那份饭,走回来房间。

“歌仙君……?”

“……让他去吧。你好好吃饭,鲶尾。”


“凶 器居然是武士刀吗……”风芄靠在椅背上,那个规规矩矩叫她“风芄警 部”的男人已经到了,在收拾案件信息。

他叫织田……织田什么的来着,是我记忆力变差了吗?

“织田君,你有什么关于武士刀的资料吗?”

这个犯人看上去很熟悉这种武器。

“啊,武士刀吗……我现在就去找。”

是很漂亮的手法……挖出心脏的手法。

“嗯,麻烦你了。”

还有那个披风一角,明明是黑色的衣角,我为什么会觉得里面会有漂亮的牡丹花纹……?


真是,奇怪。


—END—

啊可能会有下文的,虽然我不打算写。


如果他是你的同桌『鲶尾藤四郎篇』

“馁馁,一起去玩——吧!”鲶尾戴着厚厚的手套蹲在你桌子旁边,“外面在下雪耶——好大好大的雪哦!”
“……虽然我是南方人,但雪还是见过的,用不着那么激动吧?”你抽了抽嘴角,试图无视自己调皮的同桌。
“诶——不嘛——那就陪我玩啊!”他鼓起腮帮子,瞪大眼睛看着你。
“你……”这双大眼睛真是应了他那个外号,有这双闪闪发亮的大眼睛在,还是有谁能拒绝这个活泼可爱的男孩子呢?
“陪——我——玩——”
“行啦行啦我知道啦!”你把笔拍在桌子上,“不学了!出去玩!去叫上你兄弟一起!姐带你们打雪仗去!”
“好耶!”他起身,开开心心地兜了个弯,去拉了骨喰过来,“走走走,打雪仗去。”
你看见骨喰平淡的表情中,也显得柔软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哼哼,既然鲶尾你这么想玩,就玩个大的,我和骨喰二打一吧。”
“诶?”
“我也赞成呢,兄弟。”
“诶诶诶?”

鼓掌欢迎乱入的骨喰,换了新手机,打字有点不习惯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