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风の伊布

今天也在咕咕咕

近日不断重复的梦中,有人贴在耳边说“我爱你”

Never forget,never recognize.——题记


风芄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,水笔不经意地在纸上划过,留下一道墨水痕。

“姐!出 警啦!有杀 人案!”警 局新来的年轻人嚷嚷着,声音里带着激动和紧张。

“嗯,啊……报 案人?地址?”她恍惚了一下,随即看向自己的副警 部。

吊儿郎当的中年刑 警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我去询问报 案人,你放心。年轻人也不可以过劳呀,把案子交给他们也是可以的。”

“什……麻烦你了,现场我还是要去的。”风芄反应了会儿,才意识到他在说自己。

“嘛,我先去外边抽根烟,有什么消息记得发给我啊。”

“就是因为这样的态度你才一直在当副警 部吧!”风芄对他喊了一句,便示意手下的人去开车,“走吧,我们去现场看看。”


那是一个醉汉,风芄打量着这具尸体,是被挖出心脏直接死亡的,她忍不住觉得这手法有点眼熟,而死者,刚巧是她追查了一个月的强 奸 杀 人 犯。

“啧啧啧,明明才找到这个家伙的据点几天,居然被人杀掉了……是不是暴露了被同伴做掉的?都怪上边说证据不足不给抓人,不然就能问出来了。”旁边的小年轻叹了口气,“大姐头,怎么办?”

“……先叫法 医鉴 定吧,死亡时间之类的还没有完全确定,我去看看这附近有没有摄像头……”风芄打了个哈欠,“就这样吧。”

“风芄警 部。”最近刚从隔壁区调过来的小jc突然叫住了她,“请让我代替您去吧。您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,为了之后的查案工作,务必好好休息。”

“休息?”风芄转头看那个男人,那个她还没记住名字的男人抬起头来看她,然后她看到了那双紫藤色的眼睛,那陌生而熟悉的五官叫她一阵恍惚。

“是……您怎么了吗?”这声音仿佛也在哪里听到过,“警 部?”

‘警 部’……?不对……这不对……

“大姐头好像真的很累了诶?”小年轻向前走了一步,“还是我们来干吧!大姐头你就好好休息!!”

“……我知道了,麻烦你们了。”她站直身体,点了点头,重新看了一眼那个人的眼睛。

她没有看错,那是紫藤的颜色。


“我爱你。”

“我爱你哦!”

“我——爱——你——”

不是一个人,不再是一个人,有很多很多的声音……他们是谁?他们爱的是谁?

……

是我吗?

怎么可能呢……

好像是听过的声音。

也好像是从未听过的声音。

告诉我,名字。

你们的,我的。

告诉我。

告诉我……

告诉我——

“别他妈的在我耳边絮絮叨叨这些无聊的东西!告诉我啊——”

“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”

“草 你们妈……”

风芄坐起身,她捂住自己的脸,喘着粗气。

随后她点开自己的手机,荧光反射在脸上,倒映出一片蓝色。

03:12

人类学中最佳的睡眠时间。

而她又失眠了。

真是悲惨。

她没有开灯,而是拉开了窗帘。

黑夜一如既往地黑,而城市中不灭的灯光那么明亮,却令这个世界更显黑暗。


“警 部,这是你昨天要的资料。”紫色眼睛的男人把资料放在她的桌上。

她揉了揉太阳穴示意他放着就好。

“您昨天似乎还是没有睡好?”

“……最近有些失眠,在做噩梦,没事。”风芄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向这个不认识的家伙解释,但她下意识地这样做了,“你叫什么的来着?”

“……长谷部,织田长谷部。”

这是让自己叫他长谷部的意思吗?

“嗯,辛苦你了,织田君。”

他的表情,看上去有些寂寞。

“大姐头,你没事吧?”小年轻凑过来,风芄才发现他的眼睛也是紫色的,很深很深的紫色……


“主上今天也没有睡好吗?”紫发男子把晚饭放在桌上,“到底是发生什么了呢……”

“不知道呢……”黑发紫眼的小年轻靠在椅子上,抬头看天花板,“……我们也只能保护她在外界不受伤害了,梦境那种东西……”

“歌仙,我们是刀。”那个有着漂亮的紫色眼睛的男人,用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看着那个紫发男人。

“长谷部,你在说什么?”歌仙兼定看过去,歪了歪头。

“……没什么,记住了,她不能记起我们。”他拿起自己的那份饭,走回来房间。

“歌仙君……?”

“……让他去吧。你好好吃饭,鲶尾。”


“凶 器居然是武士刀吗……”风芄靠在椅背上,那个规规矩矩叫她“风芄警 部”的男人已经到了,在收拾案件信息。

他叫织田……织田什么的来着,是我记忆力变差了吗?

“织田君,你有什么关于武士刀的资料吗?”

这个犯人看上去很熟悉这种武器。

“啊,武士刀吗……我现在就去找。”

是很漂亮的手法……挖出心脏的手法。

“嗯,麻烦你了。”

还有那个披风一角,明明是黑色的衣角,我为什么会觉得里面会有漂亮的牡丹花纹……?


真是,奇怪。


—END—

啊可能会有下文的,虽然我不打算写。


来,吃刀子

避雷注意:
歌仙→女审→莺丸
莺丸全程活着女审的话里(

“我从一开始就知道,他不爱我。”
歌仙兼定把泡好的茶摆在他的审神者面前,女孩对他勾起一个勉强的笑容,接过茶小抿一口。
“真苦。”
“……这就是茶的味道啊,阿鲁基。”
“……抱歉,突然把歌仙你拉来说这种话。”女孩想把茶吹吹凉,却还是在喝的时候被烫到了,“又苦又烫,这就是茶吗?”
“阿鲁基,作为初始刀,我本就有着引导你的责任……在各种方面。”歌仙从旁边取了些凉水递过去,“如果您觉得可以和我说的话……”他抬头冲女孩笑,用一直以来的温和冲去了女孩所剩无几的担忧,“还请告诉我吧。”

她从一开始就在等他。
就算他姗姗来迟。
就算他张口闭口都是另外一个人的名字。
就算……
就算是这样,她也什么都没说。
因为从一开始,就是她在单方面追求莺丸这把刀。
可能是被那种坚持感动了,亦或者只是对人类所拥有的“感情”的好奇。
他来到她身边,应下了她的爱,应下了她执著的向往。
他不是没有对她说过那句“我爱你”,他说过,说过很多遍,在皎洁的月光下,在黯淡的烛火下,在夜深人静,他把她拥入怀里的时候。

“馁,你说可笑不可笑,我明知恋爱时的话不可信,却忘了做爱时的话更不可信。”
浅色的茶透着光,映着碗里那只漂亮鸟儿。
歌仙静静地为自己换了已经冷却的茶。
“更何况,他压根不爱我……连做出来的样子都没有。”女孩盯着茶碗,神色平静,“莺,他从一开始,就只是莺而已。我也,只是爱他罢了。”
歌仙抬头看那个他认识了那么久的女孩,细细打量,才忽然发觉女孩早就是个女人了。
被情感带出童年的,女人。
他伸手抚上她的脸颊,直对上的黑色眼瞳,带着他想他或许理解的哀伤。
然后,他吻了她。

这场性事来得太突然,或许他和她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开始的。
只是他在做到情难自拔的时候,凑到她耳边说了那句话。
他说:“我爱你。”
女人迟疑了下,揽过他的脖子。
她说:“我也是。”
然后世界陷入黑暗。
歌仙再次醒来的时候,审神者正坐在他之前坐的位置上,面前放着空了的茶碗。
“总觉得口渴,所以喝掉了。”女人裸身披着外衣,把歌仙的衣服递给他,“冷掉的茶,比热的还要苦呢。”
“……您要去洗澡吗?”歌仙接过衣物,问了个毫不相干的问题。
“……去的。”女人整了整衣服,站起身往门外走去,“歌仙,恋爱时的话不可信。”
她关上门走了。
歌仙没动,听着她的脚步越走越远,他看着空掉的茶碗,不知对着谁喃喃着。
“所以做爱时的话更不可信。”
“但是,那是最爱的人,对自己说出的谎言啊。”
—END—

刀子可好吃了我跟你们讲

愚人节隔壁家一日游

注意!!
1.需要和隔壁指路→ @菲林赛斯 一起食用
2.我们俩写完之后总觉得头上绿绿的……然后释然了。
我家是歌仙婶,隔壁家是明石婶√
3.……我也不知道还有啥要说的,可以去她那里看注意事项√

part1】【part2】【part3】

那么part4,start↓
【第二天】
迷迷糊糊地接到少艾的电话,风芄猛然清醒过来,连声说着醒了地爬起来。
那边挂了电话,风芄才看到时间,已经是早上七点了。
“确实是需要起床的时间啦……”她磨蹭地换衣洗漱,然后靠着窗口发呆。
七点半的时候,长谷部敲门进来:“阿鲁基……”
“啊,长谷部君!”她口气轻松地转过来,“那个,我是风芄啦!昨天晚上的时候好像换回来了!”
“诶?是、是嘛……”长谷部还有点没反应过来,风芄对他笑笑。
“这是你做的早饭吗?看上去很棒啊!”她看着长谷部手上端着的拉面,“难怪少艾总是向我夸你。”
“啊——能、能被主上向风芄小姐提起我,是长谷部的荣幸!!”他把早餐放在书桌上,“那么,风芄小姐,请您慢用,我先去忙了。”
“去吧去吧。”

风芄吃过早饭,从少艾家出来,远远看见少艾正在走过来,便高举着手向她打招呼:“过的怎么样?”
两人见面之后,风芄先开口问道。
“很愉快!”少艾的语调确实显得轻松愉快。
“没别的了吗?”
“嗯……昨天玩得很开心。”
“都玩儿了点啥?”
“我跟你们家刀去赏花了,然后带着短刀玩了老鹰捉小鸡的游戏,小夜好像很喜欢的样子。”
“哦?等我回去偶尔也和他们玩玩这个吧。”
“别老说我了,你在我家过得怎么样?”
“姑且还挺不错的,你们家刀都很爱你呢。”风芄一边观察少艾的反应,一边说着说:“你空闲下来也要陪他们多玩一玩,别那么肝了。”
“嗯……好吧。那……先各回各家吧,我待会还有事情找你。”
“OK!”

“我回来了!”风芄关上本丸的门,被来迎接自己的阵势吓了一跳,“怎么了?一个个的?”
“嘛嘛!回来了就好,我就来看看你。”堀川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,“那么,我先回去啦,今天是我和兼桑的马当番呢!”
“诶等等我还……”风芄话还没说完,堀川就跑远了。
“怎么?有事情要通知?”蜂须贺撩了撩头发,“交给我来做也是可以的吧?
“啊啊!那麻烦蜂须贺你啦!帮我把大家叫到会议室来好吗?”风芄笑了笑,“等下和少艾通个讯,有事情要和大家说。”
“那,我去了。”他点点头就走了。
风芄迟疑了下,问歌仙:“他原本是来干嘛的?”
“我怎么知道……”歌仙哼了一声,别过头去。
“嗯……嗯?”风芄凑到他脸前,“怎么今天头发都没理……怎么还有黑眼圈了?昨天没睡好吗?”她伸手想给歌仙理理头发,却被他拉住了手,“歌仙?
“你……我还想问你这么能这样冷静……”他拉下风芄的手,“至少我是做不到的,什么都不做的继续被你触碰……”他松开手,“继续触碰你。”
风芄还没有反应过来,看着歌仙退后一步走开了,她摸了摸自己刚刚被握住的手腕,眼神放空,然后回神,对自己笑了笑:“好了,去会议室吧。”

“嗨~少艾!你能看到我吗?”少艾说的消息终于来了,风芄兴奋地跟她打了个招呼,“哇塞,你们家的刀都在呢!”
“哎?隔壁家的审神者能看到我们吗?”今剑向前跳了一步。
“能看到啊,今剑你好哦~”风芄向今剑招了招手。
“哇!隔壁家的小姐姐给我打招呼了!”今剑开心地对身边的岩融说道。
“好了,今剑,待会再和隔壁的主人聊天吧。”少艾走到屏幕前面对着风芄说:“我家基本没多少人见过我工作的样子,所以很多人不知道这个设备,今天他们很多人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个,你不要在意。”
“啊,没关系的。”风芄点点头,快速地把视频从手机转移到了通讯器上。
“来,大家和少艾家的刀剑们打个招呼吧!”
风芄从镜头前推开,在一旁看着自家刀在同对面打招呼。
“大家也给他们打个招呼吧。”少艾从那边传过来。
“你好!”
“大家好啊!”
“初次见面~”
……
“好了,现在两家的刀算是全都见过面了,那么我来给大家解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吧。”
“确切的来说……是昨天。”风芄摸了摸下巴。
“OK,昨天。”
少艾开始从四月一日这个日期讲起,然后说到了她和风芄在前一天用了一整天时间安排一号这天的活动,到今天早上回到自己的本丸里的所有事情。
“虽然说这个主意明明是她出的,可是为什么到最后来给大家解释的人是我啊喂!”
“嘿嘿,还不是你说的话比较清楚,大家能听得懂嘛……”风芄忍不住吐了吐舌头,回头对自家刀子们说,“嘛,事情就是这样啦,听少艾说她昨天在这里过得挺好的,你们没为难她吧?”
“弟弟们和少艾小姐玩得很开心。”一期先开口说了起来,“昨天的赏花活动很棒,大家都很高兴。”
“赏花了么?我都快忘了樱花了呢。”
“阿鲁基——她带我们做游戏了哦!”今剑直接扑到了风芄怀里,跟她一起倒在地上,“叫什么的来着……的游戏……很好玩的!”
“大将,初春地上冷,要小心啊!”药研从后面把风芄扶起来。
“弟弟们都说下次还想玩呢!”厚在风芄旁边坐下。
“好好好,谢谢药啦。这个我有听少艾说哦,老鹰捉小鸡。”风芄坐起身,把今剑抱在怀里,“如果是这种小时候的游戏的话……应该还有很多好玩的!下次带你们一个个玩下来吧!”
“好耶!”
“阿鲁基最好了!”
“呵呵呵,小夜也很开心哦。”
风芄扭头看去,说话的宗三旁坐着微微笑了的小夜。
“昨天,隔壁的姐姐,和歌仙一起陪大家玩。”小夜有些害羞地低下头,“大家都很开心。”
“哦?是歌仙陪你们一起玩的吗?”
“对了!歌仙的机动太慢了啦!下次换三日月吧!”今剑突然一拍手。
“哈哈哈,兄长可不要为难我呀。”突然躺枪的三日月。
“一期哥也慢呢……”乱轻声说着。
“不如,长谷部?”药研也加入了话题。
“长谷部太快了,我跟不上呀……”风芄哭笑了下,“就歌仙吧,挺好的。”她说着突然看向门口之前歌仙站着的地方。
人呢?

“说起来,昨天就觉得不太对了呢。”堀川陪着风芄走在走廊上,月色不错,不过风芄在想其它的事情。
“怎么觉得不太对的?”
“昨天,少艾说我做的糯米团子很好吃,但是我知道,你一点都不喜欢糯米啊。”堀川温柔地笑着,“说起来,阿鲁基什么时候带卡内桑出门练级呢?”
“会带他去的啦,毕竟……毕竟卡内桑是又帅又流行的爱抖露刀不是吗?”我在说什么胡话……
“是啊!阿鲁基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!我回去告诉他!”堀川眼睛一亮,开开心心地向风芄招了招手离开了。
风芄看着他离开,叹了口气,刚准备回房间,就隐约可见一个熟悉的身影,在转弯角跑开了。
她愣了下,然后追了上去:“歌仙!等等!”应该是听到了风芄在叫他,那个人逃得更快了,然后风芄似乎听见了他被什么东西绊倒,并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的声音。
“歌仙?!”她冲了过去,看见了一个趴在地上的笨蛋。姑且松了口气,走到歌仙旁边坐下,“仗着自己是打刀,所以大晚上的敢在走廊里跑?遭报应了吧!……你不就摔了一跤吗哭啥?”她一下子慌了,把人抱到自己怀里,“摔哪儿了?让我看看。”
“我没哭!”他顿了顿,“你别拉我衣服!我没受伤!”
“……好好好,不看了……真不用去趟修复室?”风芄停下了手上的动作。
“不要。”他撑起身子抱住风芄,这回倒在地上的变成了两个人,“……你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吗?”
“我怎么会知道……”她迟疑地抱住歌仙的肩膀,“那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?”
“以后不许做这种奇怪的恶作剧了!听到没有!”
“啊?啊——”风芄愣愣地看着歌仙的脸,眼角的红妆有些模糊,鼻子上留下了刚刚摔跤的痕迹,“知道了,回去我帮你涂点酒精……”她下意识地捧住歌仙的脸,想看看他的擦伤。
“等,等等!”歌仙紧张地闭上了眼睛,却只感觉到了风芄轻轻吹了吹他的擦伤。
“痛不痛?”
他茫然地睁开眼睛:“嗯……稍微有一点……”然后尴尬地涨红了脸,“你就,想看这个啊……”他有些失落地垂下眼。
“啊……?起来吧?我带你去涂点酒精和药水。”风芄推了推歌仙。
“嗯。”歌仙爬起来,“我还有事要和你说。”
风芄站起来拉住他:“好,边走边说。”
“那个,少艾小姐和我说了一件事情。”
“嗯?她说什么了?”
“她说……这个你自己去问她啦!!”
“好好好,我去问她,然后呢?”
“你能不能……能不能……”风芄感觉歌仙抓着自己的手紧了一些,“我先听你亲口和我说这件事……”
“好——我知道啦——”风芄想了想,忽地一笑,脚步轻快起来,“不过在一切之前,我要先给你处理伤口,好不好?”
“嗯……嗯!”
—end—

愚人节隔壁家一日游!

注意!!
1.需要和隔壁指路→ @菲林赛斯 一起食用
2.我们俩写完之后总觉得头上绿绿的……然后释然了。
我家是歌仙婶,隔壁家是明石婶√
3.……我也不知道还有啥要说的,可以去她那里看注意事项√

part1】【part2】【part3】

那么part3,start↓

“阿鲁基!我来找你玩啦!”髭切在门口等风芄回来,他看上去在那里坐了很久了,“我等了你好久了呢……啊!他们还要去手入吧?但是房间还没有空出来呢。”他歪着头指着风芄身后的刀笑了笑。

“嗯……那就排队喽。”风芄想了想,对髭切伸出手。

他困惑了一下,拉住风芄的手,借她的力气站起来:“阿鲁基今天,好像温柔了许多嘛。”

“我平时不温柔吗?”风芄笑了,“那么,你来找我玩什么呢?”

“嗯……”他站在哪里想了很久,“不知道诶!”

这算什么?“我也想不出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呢……”风芄看着修复室的门,“倒不如,明天一起玩吧?他们说明天想和我一起玩,应该已经想好玩什么了。”旁边即使受伤了的极短们还是在飘花,他们注意到风芄和髭切的对话,抬头向他们露出了阳光的笑容。

天使啊——风芄在心里感慨道,先不说今剑和几把栗田口的短刀,就连小夜都露出了淡淡的笑容。少艾,是被他们家的每一把刀爱着的,风芄更深切地意识到了这一点。她忍不住走近他们,摸了摸他们的头。

“阿鲁基——我也要想摸——”髭切悄悄从后面走上来,非常顺手的撸了撸风芄的头发。

诶?给我去撸少艾的好不好?为啥换个地方被摸头的还是我??

风芄踮起脚尖,努力地弄乱了髭切的头发。

“哈哈哈,小姑娘这是在玩什么?”三日月的声音从一旁穿插进来。

“嗯……我摸了摸阿鲁基的头,就被这样对待了呢。”髭切理了理自己前额地的头发。

“哦——这可真是有意思啊!”三日月优哉游哉地走过来,伸手弄乱了风芄的头发。

风芄咬着下嘴唇试了试,发现自己只能够到三日月的刘海。

“哈哈哈,看来即使是隔壁小姑娘的身高,你也够不着我……啊!”刘海被人用很过分的力气往下拉,三日月愣了一下,“这可真是……想要我认真起来吗,小姑娘?”

“嗯……不是,我只是……身高,控制不了的嘛。”风芄忍不住觉得有点尴尬,尴尬得她都快忘了她现在还是少艾。

“嘛嘛,让老爷子原谅你也是可以的哦。只要你去把所有人的头发都摸一遍就好。”

?爷爷你还是被鹤球附体了吗?我可以拒绝吗?感觉会被少艾灭口?

“但是太高了的话……?”

“这个爷爷我可不管,阿鲁基自己加油吧。”他又开始笑了,指了指那边跑过来的薄绿色头发的青年,“不如就从他开始吧?”
风芄看着一边叫着“阿尼甲”一边跑过来的膝丸,深深感受到了人生的绝望……现在回家还来得及吗?

在经历了对几把大太的请求,被某把太刀恶作剧,还有偷偷撸毛等行为,三日月给她布置的任务基本差不多了,她走回了修复室前,几把刀基本上都修好了,只剩下五虎退和平野藤四郎还在里面修复。

“哦呀呀,小姑娘回来了?”三日月坐在那里喝茶,旁边坐着长谷部,正在一脸无奈地给三日月泡茶。

“嗯,差不多都摸过一遍了……虽然我没有找到明石。”她在两个人身边坐下,“天都快黑了啊。”

“是的,等一下歌仙桑他们就要远征回来了。”长谷部脱下自己的外套给风芄披上,“阿鲁基,小心着凉。”

“谢谢,不过不用了。”刚坐下的风芄又站了起来,“歌仙他们回来了哦。”

“哈哈,旅途十分愉快哦。我回来了。”

“欢迎回家,歌仙。”风芄径直走过去,很熟练地弄乱了歌仙的头发,然后走向他身后的安定和小乌丸:“让我摸下头吧!”

“哦呀呀,这是新的撒娇方式吗?”小乌丸掩着嘴笑了笑,“满足女儿的要求是为父应该做的事情,请吧。”

“诶?为什么呀?”安定嘟了嘟嘴,“如果你那么想摸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啦……不过我要摸回来哦!”

“唔,安定说得很有道理呢,为父也要摸!”

“行行行……”风芄苦笑着摸了摸他们俩的头,然后任由那两个人的手在她头上乱揉。

“你们……”歌仙回头看着那三个人,伸手在风芄头上揉了揉,“头发都乱了。”

“歌仙……?”跪下来求你不要凑热闹好吗?

只可惜歌仙没有听见风芄的心声,他甚至半蹲下来,细细地为风芄整理好了她的头发。

这么说起来,歌仙好像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呢……别人家的歌仙真好?想要这样的男朋友?

“诶?你们都在这里啊?”走廊上,懒懒散散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“哦——明石啊,阿鲁基还在找你呢!”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老人家又慢悠悠地喝了口茶,“就差你一个来了,看来小姑娘的任务快要完成了呀。”

“嗯?明石,你来了。”风芄也不知道她在慌张些什么,直接拉住了歌仙的手,后退了一些距离,“正好我要找你……”

“我也一直在找你呢。你让我找了一整天了,可把我累坏了。”慵懒的声线也有锐利的时候,“过来。”他向风芄伸出手。
“……来了。”感觉自己是在赴死啊!歌仙救命啊你别走!别走!
他牵起风芄的手,往少艾的房间走去。

“明石,能让我摸一下头吗?”风芄舔舔嘴唇,感觉自己是真的敬业。

“这就是,你们之前在玩的游戏吗?”他的手按在墙上,把风芄困住,“我倒是很想听听你的理由。”

“理由……?这是三日月要我做的啊……”风芄话音还没落,明石接着就说:“不是这个。”他叹了口气,“虽然我不觉得你们两个姑娘会做什么,但是……”他捏住自己左边的前襟,“这里,跳得跟平时不一样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还不能完全肯定你到底是不是少艾,这个答案猜起来太累了。”明石低着头,双色的眼睛盯着风芄的。

“我是刀,在被你唤醒之前一直都是,你在我面前对我笑,我知道那种表情,那是人类的表情,叫做‘惊喜’。从那以后,这里就会跳了……波动也不一样……”他垂下头,眼神空洞,风芄不确定他现在看着的是自己,还是少艾。

“在你笑的时候会变快,在你哭的时候会抽痛,在你受伤的时候甚至感觉要停下了。”他渐渐蹲了下去,“在把你拥入怀中亲吻的时候,又觉得快乐要溢出来,这里……甜蜜得就像……萤丸最喜欢的烛台切做的甜点……”他抬起头,风芄看见了他的眼睛,绿色和黄色,萤丸和爱染,这样的明石国行,沾上了他和她的色彩。

“少艾……我喜欢你……你知道……吗……”明石的声音越来越小,蹲下的身体摇摇晃晃地简直要倒下了。

“很快就会好的。”风芄也蹲了下来,“安心吧,你很快就会见到少艾的。”她让明石靠在自己的肩头,“现在,睡吧,你已经很累了不是吗?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。”

均匀的呼吸声渐渐响起,风芄松了一口气,看见歌仙正安静地走过来。

“他睡着了,能麻烦你送他回房间吗?”

“好,交给我吧。”歌仙把明石背着身上,“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吗?”

“嗯……够不到,你蹲下来一点点。”风芄站起身试了试。

“什么……?”歌仙迷惑地弯曲膝盖,风芄乘机一起弄乱了两人的头发。

“我刚刚才!”

“好了,回去早点睡吧,今天辛苦了。”带着狡黠的笑容,风芄闪身躲进少艾的房间。

门外的歌仙叹了口气,风芄听见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。

少艾啊,他们真的,真的很爱你哦。真是个幸福的家伙啊……不知道家里那帮家伙怎么样啦!稍微还,挺想他们的。风芄的好心情一直持续到打开了手机。

“傻瓜,我帮你干了一件大事,你回家之后就知道了。至于后面怎么处理,那就交给你自己了!明天早上八点我家门口见!晚安!”

这就很……

“行吧行吧……明天我建议你不要做日课了,我替你答应了一件事情……回来你就知道啦!晚安,明早见。”

谈恋爱的小破事儿真糟心,睡觉睡觉。

—tbc—

愚人节隔壁家一日游!

注意!!
1.需要和隔壁指路→ @菲林赛斯 一起食用
2.我们俩写完之后总觉得头上绿绿的……然后释然了。
我家是歌仙婶,隔壁家是明石婶√
3.……我也不知道还有啥要说的,可以去她那里看注意事项√

part1】【part2】

那么part2,start↓

在把少艾已经准备好的任务列表交给长谷部之后,风芄又加了一句:“再跟大家解释一下发生的事情,以免他们太过惊慌。”

长谷部说明离开之后,风芄拿起手机给少艾发了一条新消息:“接下来我该干什么呢?”接着她就坐在少艾的桌子边瞎想。

家里那帮老年人会不会搞事啊……短刀应该都没有问题……至于歌仙……出来的时候感觉态度不大对,没问题吧?嗯……

“主公?主公?”耳边歌仙的声音渐渐清晰起来,风芄僵硬了,绷着表情扭头看少艾家的歌仙。

“怎么?”她死死地掐住椅子扶手,试图压下自己的紧张。

“今天不用远征吗?”少艾家的歌仙果然要比自家的温柔多了!

“啊,早上被风芄一闹差点忘了,还是老地方,麻烦你们了。”

“老地方……甲相骏三国同盟?和安定还有小乌丸?”歌仙有些困惑地看着风芄。

“是的。”她和他对视了一会儿,“歌仙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救命啊!她在心里呐喊。

“那……”

“主人——”

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的风芄看向门口,明石国行没个站样地站在那里。

“明石!”

“歌仙你不是要去远征嘛,快去吧——”明石走到风芄旁边,“主人——”他把风芄一把抱住。

“明、明石,这可是风芄的身体,你别闹。”我草少艾家的刀?!

“……那我就先走了。”歌仙纠结地看了那两个人一会儿,还是离开了。

正当风芄束手无策时,手机铃声突然响起。

“风芄的消息来了,明石你先去做自己的事情吧,我们要讨论一下现在的情况,”风芄推着明石离开房间,拿出手机看。

“你之前干了什么?”

风芄赶紧把之前做的事说的话简单解释了下。

“明石虽然看起来是个有点轻浮的家伙,但是实际上非常温柔可靠的,你直接告诉他你不喜欢这样,他就不会再碰你啦。安心吧!:)”

那边回了一长段话,风芄却一点都没有觉得安心,不过她还是给少艾回了一句好的,准备用她告诉她的方法去找明石试一试。

风芄拉开门,发现明石正靠在门框上,他看着风芄:“你生气了?”

“没有,只是在换回来之前,先不要这样为好。”

“嗯……”他叹了口气,“好吧。”语气听上去有些无奈,“我还是比较喜欢亲亲抱抱的呢。”

“不行哦,你就不担心之后我来找你算账吗?”如果是少艾的话,会用更过分一点的语言吧。

明石的眼睛睁大了些,他迟疑着,最终点了点头离开了。

“天啊你们家刀……哎算了,你那里怎么样?”看着明石离开,风芄又缩进了少艾的房间里给她发消息。

她等了等,没有回信,只得先离开房间去完成少艾的日课。天天做日课都不累的吗?她这样想着,慢吞吞的挪到锻刀室。诶……日课是三把刀还是两把刀的来着……三把吧好像。算了反正少艾家只有两个炉子先来两把all50……炉子上的时间,一个跳出来了20分钟,还有一个是30分钟。哦这要等到猴年马月去。风芄想了想,决定去找长谷部做刀装。

“长谷部?”风芄试探性地喊道。

“主上!有什么事情吗?”本丸的梦幻坐骑冲了过来!近了,更近了!恭喜长谷部选手赢得本丸运动会50米加速跑项目一等奖!!风芄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今天脑洞怎么停不下来呢?怕是歌仙没说错,她们俩的脑子一定是都坏了。

“去做刀装了。”嗯……all50十发,任务完成!不过,只有一个金蛋蛋呀。风芄看着长谷部内疚的表情想了想,决定不说话。

接下来是演练场……演练场对少艾家的短刀来说还是小case。

小夜、今剑、厚、退、平野和不动,轻轻松松就搞定了对面的刀。

正当风芄感慨自己还是能做日课的时候,口袋里少艾的手机响了。

“一切安好,就是不知道歌仙为什么很生气的样子,你走之前做了什么让他生气的事情了吗?”

风芄想了想,一边招呼少艾家的短刀一边回复道:“这个……他应该是在气早上你没问他怎么样,而且还和你们家歌仙说了那么久吧。不用管他的啦。”

少艾没有回复,不过无所谓,差不多该去看看锻出来谁了。

“药研和……厚,再来一把all50吧。”风芄打开任务清单,在锻刀上打上勾,再寻觅了下下一个任务,抬头看看显示屏上的20分钟,“今天又没有平野啊。”

“髭切!膝丸!”风芄拿着两把短刀找到了少艾家新来的源氏兄弟,一人一把递过去。

“哦……变强了?”

“嗯,力量涌现呢。”

合成完成的两人和风芄招招手走了,风芄拿出任务清单再打上一个勾,看了看接下来的任务。该带队伍出门了,她想。

 

身边带着之前的六把极短,风芄记得少艾说她平时刷的是6-4。少艾家的刀比我家的好多了,风芄撇撇嘴,她家极短一点都不沟,次次进王点,不知不觉任务都要做完了。不对,仔细想想极短在图六为啥会沟啊,家里那帮子刀精绝对是不想干活想偷懒吧!除了几把特别傻的。

要出阵的日课都完成了,回到家的六把短刀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些伤,但是少艾家只有两个修复室,风芄先让两把中伤先修,想想也没法带谁出去了,就坐在修复室外面等。

哦不对,她还有一个任务没完成。准备傻等的风芄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溜达去了锻刀室,取出第三把短刀……哦又是药研,再加上刚刚在6-4捡到的一把太刀,刀解搞定。

所以现在她真的只能傻等了吗?这就很绝望了呀,平时这种时间,少艾难道就是和明石一起过的吗?她天天跟着个懒癌在一起到底是怎么肝的?

“阿鲁基!”旁边轻伤的今剑走过来,“等下修好还出去玩吗?”

“去啊!”开玩笑不去的话明天少艾肯定会!哎……

“那去哪里呢?”今剑在风芄身边坐下,晃着两条腿,“今剑一直觉得,阿鲁基太努力了。”

“是吗?”我也是我也是!我也觉得少艾太努力了!希望她能在我本丸里好好玩一下……吧?我们家沟成这样,她怕是练不下去吧……

“嗯,大家都希望,能和阿鲁基一起好好玩玩呢!”今剑点点头,看向旁边围过来的几把短刀。

“……”风芄微微睁大眼睛,她意识到她似乎有什么做错了的事情。做错了事情是要改正的啊……她这样想着,对少艾家的那帮孩子们露出笑容,“好,那明天,一起玩吧。”

“耶!阿鲁基答应啦!”几把短刀跳了起来,“我们现在就去告诉大家!”

风芄楞了一下,几把短刀一下就没影了,只留给她一个在他们身后大叫的机会。

“喂!回来!你们身上还有伤呢!”

——有种回到了家的感觉。少艾这里,果然也是同样温暖的地方啊。

—tbc—

关于,昨天的更新

为啥没有更新呢

当然是因为我不想更新喽

昨天是5月2号,是个特别的日子

所以连复制黏贴都不想呢。

接下来照常更新√

愚人节隔壁家一日游!

注意!!
1.需要和隔壁指路→ @菲林赛斯 一起食用
2.我们俩写完之后总觉得头上绿绿的……然后释然了。
我家是歌仙婶,隔壁家是明石婶√
3.……我也不知道还有啥要说的,可以去她那里看注意事项√

【part1】【part2

那么part1,start↓

2206/3/31 0:00:23
您发送了一个窗口抖动。
风芄 2206/3/31 0:00:34
我说……明天愚人节,你有没有决定干点啥呀?
少艾 2206/3/31 0:00:44
愚人节?能干什么?
少艾 2206/3/31 0:00:52
你有什么骚主意吗
风芄 2206/3/31 0:01:38
ummm确实是有个有趣的主意呢
少艾 2206/3/31 0:01:58
说来听听看
风芄 2206/3/31 0:02:03
我们明天演对方一天怎么样?
少艾 2206/3/31 0:02:22
emmmm
少艾 2206/3/31 0:02:36
有点意思,具体怎么做?
风芄 2206/3/31 0:03:29
就是,从明早开始,一起说自己是对方!
少艾 2206/3/31 0:03:54
????
风芄 2206/3/31 0:04:45
语音 30s
少艾 2206/3/31 0:06:10
哦,原来是这样
风芄 2206/3/31 0:06:12
有意思吧
少艾 2206/3/31 0:06:17
完全ojbk
少艾 2206/3/31 0:06:26
就这么定了!
风芄 2206/3/31 0:06:34
ojbk! 

早上七点半,歌仙兼定准时推开了风芄的房门。
“风芄!该起……”他眨了眨眼,“你受什么刺激了起这么早?”
“啊……歌仙啊……嗯?歌仙?真的假的?”坐在书桌前一副沉思样的风芄突然被惊醒,“真的啊……”
“哈?你发什么病呢?”
“嗯……这样说吧。”风芄转过身严肃地看着歌仙兼定,“我不是风芄,我是少艾。歌仙你,现在是近侍对吧?”
“……你,脑子真坏了?”
“呵,我们家歌仙也经常说我脑子坏了呢。”风芄轻笑了声。
“……”歌仙兼定已经蒙住了。
“这样吧,我来和隔壁联系一下。”风芄冷静的拿起自己的手机,“她现在应该在我的身体里……啊,你知道她的手机密码吗?”
“诶?她一直没有告诉过我们……”
“这样吗?有记得她以前告诉过我……啊,解锁了,我给她打个电话。”
风芄等了几秒,电话接通了。
听筒里传来少艾的声音:“喂?”
“嗯……风芄?”风芄缓了一下,以防自己说话的声音发颤。
“嗯。”
“看来是真的了,我们得先换回来,你现在能出来吗?”
“不能。”
“嗯?为什么?”少艾太直接,风芄愣了愣,差点破功。
“因为按照人设,我还没起床。”
“那你什么时候能来见我?”
“哦,你等一下,歌仙来了。”
“啊,好的。”她冷静地回答道。
话筒那边传来了少艾和她家歌仙的对话:
“主公,你叫我有什么事情吗?”
“……嗯……那个……是这样的……我呢,不是你们家少艾,你们家少艾现在在我家本丸里,你要跟她说句话吗?”
那边沉默了许久。
“主公,你在说什么胡话?你脑子是不是又坏掉了?”
“我没有说胡话!喂!少艾!你听到没有,你家歌仙说我在说胡话!你快跟他解释一下啊!”
措不及防面对大Boss,风芄还是有点慌张的:“喂,歌仙吗?”
那边又安静了。
“你倒是说句话呀!”少艾嚷嚷着,风芄觉得她学得还挺像自己的,接着就听见那边歌仙连嗯三声。
她瞟了旁边的歌仙一眼,忍住自己想笑的冲动:“出于某种不知名的原因,我和风芄的意识都在对方体内,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我们暂时先这样回到自己的本丸里。”
“我也这样觉得!”
“歌仙,你还在听吗?就按照风芄说的做吧。”
少艾家歌仙沉默了一会儿,在风芄快觉得自己穿帮了前,他开了口:“行了,我知道了。”
“那就这样说了,拜拜!”风芄挂断了电话。
“风芄她,刚刚没有提起我吗?”在旁边站了很久,也不知道听了点啥的歌仙突然问道。
“没有,你刚刚不是在听吗?”风芄停顿了下,“可能她认为你没有问题吧。”
他一下子又沉默了。

2206/4/1 07:43:53
少艾给您发送了一个窗口抖动。
风芄 2206/4/1 07:44:15

少艾 2206/4/1 07:44:29
你是不是忘了我们约定的时间和地点?
风芄 2206/4/1 07:44:42
诶是啊……
风芄 2206/4/1 07:44:51
那就你家本丸门口吧
少艾 2206/4/1 07:44:54
所以,几点见?
风芄 2206/4/1 07:45:18
8点整
风芄 2206/4/1 07:45:34
够你起床了吧
少艾 2206/4/1 07:45:40
ojbk
风芄 2206/4/1 07:46:20
哦对了,我的手机密码是******

风芄从她房间一路走出来,有不少刀向她打招呼。
“早上好啊主上,今天起这么早?”
“小姑娘也会早起啊哈哈哈。”
“风芄?你是风芄吗?”
她想少艾应该不会多解释,所以只是匆忙向他们打了个招呼,反正等少艾来了就是她的事情了,风芄想,她只要专心应对少艾家的刀就好,不过原来她在自家刀眼里是这样的吗?嗯……看来要改正一下了。
“没穿帮吧?”风芄刚看见少艾,她就这样问道。
“完全没问题!”风芄比了个OK的手势。
“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?”少艾托着下巴想了想,“哦对了,记得做我的日课。检非记得刷!”
“知道了,我的日课从来不做完的,特!别!是!千万别锻刀!如果真的太无聊,就带第二分队去练级。”
“好的,最后提醒你一句,我家歌仙管我叫主公,而且只有他一个人这么叫,你要有心理准备。”
“行!啊,最后提醒你一下,小心我们家那些老刀精撸你的毛!”风芄开开心心地抛下一句话,走进了少艾家的大门。
“我回来了。”她神色淡然地向三个人说道。
“诶?这不是隔壁的丫头吗?”明石扭头看着歌仙,“发生什么了?”
“我和风芄暂时交换了身体。”她一边走向明石一边说着,“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,姑且就先这样吧。”她突然转头去看长谷部,“长谷部跟我过来,今天的任务是什么?”

—tbc—

顺便说一句,KFC新出的海盐味冰激凌,很好吃。是真的很好吃。

【刀剑乱舞乙女向】积眠症(下)

注意!!!

1、CP歌仙兼定,目前,还是双向暗恋(全世界除了他俩都知道的那种)

2、婶有名字,就是前篇的那位√

3、梗来自互联网,谁先说的这个……暂时不可考证,反正不是我,具体情况在文章内会解释的。

4、嗯……一下子也想不出啥了,有啥问题可以在评论问我!!!


那么我们……↓


“主殿!主殿?”

“嗯……”风芄迷茫地睁开眼睛。昏暗的天空和怀里的歌仙,她忽地清醒过来,“长谷部,现在几点了?”她小心地放下歌仙,从床上起来。

“现在六点半了,您平时的晚餐时间已经过了,所以冒昧地打搅了您……”长谷部一边说,一边瞟向桌上的两份晚饭,“狐之助君之前来消息说这个点回来。”

“我知道了,等它到了你叫它来这里就好。”风芄理了理身上的衣服,“晚饭我会吃的,你放心吧。”

“是!”

长谷部走出去了,风芄在桌前坐下,歌仙的书桌上很整洁,仅在桌角放着几本书。

——毕竟他更喜欢用毛笔写字啊。

她意识到自己已经很久没看见歌仙坐在她身边写字的样子了,但是书里明显夹着一张最近写的字。他在哪里写了什么呢?她问自己,问一个得不到答案的问题。

“审神者大人!打搅了!”门口传来狐之助的声音,风芄赶紧走过去把门打开。

“啊——歌仙殿还在睡啊。”狐之助跳上桌子,“审神者大人,我有需要当面问你的事情。”

“什么事情?”风芄重新坐下,认真地看着它。

“您和歌仙殿是什么关系呢?”

“关系?”她有些困惑,“只是……审神者和刀剑的关系吧?……主君和臣下?战友?损友?”

“啊不不不!”狐之助也蒙住了,“这不可能啊,不应该的……难道?”它直起身子,“您听我说,我查到了歌仙殿最可能的病症……叫做积眠症。”

“那这个病和我们俩的关系有什么关系?”风芄看着它,“是我导致的吗?”

“啊……”狐之助擦了擦头上无须有的汗,“因为全本丸最近过劳的只有您一人……您别急您先听我说啊!这个病……只有在双方互相喜欢的时候才会发生……准确来说是爱!”

“嗯……症状呢?一样吗?”狐之助吃惊于风芄的冷静,抬头看她面无表情的脸。

“啊……是的,一直熬夜的您很精神,而歌仙殿却……”

“解决方案呢?”

“您只要多多休息就好了,不然歌仙殿有一天会……一睡不醒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风芄扭头看了看床上的人,“嘛,你要说我喜欢他吗,确实是这样,不过他……”风芄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回身拿出歌仙夹在书中的纸。

风芄两个字,规规整整地印在纸上,一点都不像这个名字的主人。

风芄沉默地拉开书桌下面的抽屉,里面成打的宣纸,无一不写着她的名字,偶尔能看到一两滴水渍打在旁边留下的印子。

风芄把纸张全部收拾回去,叹了口气:“白痴!变态!”

狐之助左看看右看看,不知道自己应该作何反应:“歌仙殿的……行为,着实叫狐吃惊啊。”

“你闭嘴。”风芄瞪了它一眼,“他再傻再变态,也是我的人,轮不到你来说。”

“诶?”莫名变成出气筒的狐之助愣住了,“啊啊……这个……那我先走了?”

风芄摆摆手示意它离开,倚在椅背上一言不发,只是看着桌上的宣纸,不自觉地笑了起来。

 

“嗯……”歌仙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,看见风芄正趴在自己怀里,看上去睡得酣甜。

“梦……?”歌仙自言自语着,他记得睡前不是这样的,不过……既然做了这么好的梦,就多待一会吧……他凑过去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,把风芄抱紧,接着睡去。

“啊……”天亮的时候,歌仙重新醒来,身边空无一人。果然是梦啊,他有些失落地坐起身,然后他的内番服被丢在了他头上。

“醒了啊!我穿衣服,你等下啊。”风芄的声音隔着衣服传入耳中。

“啊……诶?诶诶?你你你……你昨天晚上?”

“睡你这里的啊,不然呢?”

“是嘛……”所以说昨天晚上那个不是梦???

“好了!”风芄拉下罩在歌仙头上的衣服,“快点起来,今天还有工作呢。”她把衣服放在歌仙手上,乘机面对着他,吻住他的鼻尖,“好啦——刚刚差点忘了,这个是早安吻哦。”她看着全身开始泛红的歌仙,心情愉快地扬起笑容,走出了他的房间。

“那么,我在我房间等你一起吃早饭啊!”

—end—

可甜了,真的!!!

我想想什么时候发刀子比较好。

以及故事并没有按顺序来

以后发的多了可能会整理一下时间线做个链接什么的

【刀剑乱舞乙女向】积眠症(上)

注意!!!

1、CP歌仙兼定,目前,还是双向暗恋(全世界除了他俩都知道的那种)

2、婶有名字,就是前篇的那位√

3、梗来自互联网,谁先说的这个……暂时不可考证,反正不是我,具体情况在文章内会解释的。

4、嗯……一下子也想不出啥了,有啥问题可以在评论问我!!!


那么我们……↓


“歌仙呢?”风芄皱起眉头,“我一上午没见着他了。”

“我今天也没看见他呢……”长谷部一边干着近侍的工作一边回忆着,“这几天他看上去很累的样子,我建议他多睡一会儿,所以今天来替他的工作了。”

“唔……他这两天没休息好吗?”风芄还是皱着眉头,“等晚上我问问他吧。今天就麻烦长谷部你了。”

“是!”

风芄取过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,这几天通宵完成活动任务和要上交时政的文书,倒也不是很累,甚至可以说很精神,感觉可以一路干到活动结束。不过说实话这样并不正常,所以觉还是得睡的。

“说起来,他最近工作的时候确实一直在打瞌睡呢。”风芄又写了几笔,“别的时候也这样吗?”

“嗯,烛台切君说他们昨天一起做午饭的时候,歌仙君站在那里睡着了,他还向我称赞歌仙君意志坚定呢。”长谷部想了想,“幸好最近我们都没有出阵任务呢,要是在战场上睡着可不得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风芄放下笔,“报告还差一个结尾,长谷部,麻烦你了。”

“啊……是!主殿这是……要去看歌仙君?”

“嗯,听起来蛮严重的,可别是生病了。”风芄整了整身上的衣服,“你去把狐之助叫来。”随即去了隔壁房间。

“歌仙?”她叫着他的名字走进房间,歌仙兼定躺在床上没有动,风芄能听见他的浅浅的呼吸声,胸口有规律地起伏着。

确实是睡着了。她想,伸手捏住了歌仙的鼻子。

歌仙皱起眉,发出轻微的哼声,张开嘴呼吸着。

还不醒?风芄这样想着,捂住了歌仙的嘴。再不醒就只能两巴掌上去了啊……

歌仙皱着一张脸挣扎着,终于睁开了眼睛。

“……?”

风芄若无其事地收起手:“醒了?”

“……太过分了……”歌仙拉起被子,只露出两只眼睛看风芄。

风芄顺了顺他的头发问道:“怎么睡了那么久?最近很累吗?”

“我睡了很久吗?”歌仙皱着眉头坐起身,摸过一边的内番服赶紧往身上套。

“现在已经下午了。”风芄停顿了下,去看歌仙脸上天打雷劈的模样,“起来洗漱,等下长谷部会带狐之助来,我去给你拿碗粥。”

“啊……嗯。”歌仙眨眨眼睛,看着风芄自顾自地走出了房门。

 

等风芄回来的时候,狐之助已经在了,它向风芄招了招手随后说到:“审神者大人,歌仙殿只是过度疲劳了,您最近让他做了什么吗?”

“……只有日常的近侍工作而已。”风芄看向一旁的歌仙,“你有自己做什么吗?”

“没有……而且最近一直很累,所以我还早睡了。”歌仙摇摇头,接着按住自己的太阳穴,“头疼……”

“哦哦!那可真是奇怪啊!”狐之助发出困惑的声音,“我把资料带回去查一查吧,查到了会立刻通知你的,审神者大人。”

“好的,你去吧。”风芄把粥放在床边上,“长谷部,麻烦你交一下我的报告,还有这两天的近侍工作也麻烦你了。”她接着拉过睁大眼睛站在那里发呆的歌仙,“上床。”

“啊……!好的!”歌仙坐进被子里,风芄捧着碗,舀起一勺粥吹了吹,放到歌仙嘴边,歌仙迟疑着,望向风芄。

“不吃吗?”风芄平静地看着他,“你不是一上午没吃东西了吗?还是说还烫?”她正准备拿回来自己尝一尝,却被歌仙拉住了手。

歌仙就着风芄递过来的勺子把粥一口喝了下去:“是你刚刚煮的?”

“是啊。”风芄露出了些笑容,再舀了一勺过去。

“很好吃。”他乖巧地张嘴喝粥,“我、我很喜欢……”他低下头,脸上染上了一些粉红色。

“不过是白粥加盐而已,没什么大不了的……”风芄叹着气笑了一声,“不过你喜欢就好。”

歌仙应着声,被风芄喂了整整一碗粥。

“好,吃好了就接着睡吧,我在这里陪你。”她摸了摸歌仙的头发,“好不好?”

“好!好……”歌仙扯了扯被子,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子,“能过来吗……?”

“好的。”风芄坐到歌仙旁边,“然后呢?”

歌仙踟蹰着,慢慢把身体靠在风芄怀里,“这样?”

“你想怎么样都行。”风芄有一下没一下地撸毛,“睡吧。”

“嗯……”歌仙蹭了蹭风芄,忍不住扬起嘴角,“你也睡一会吧。”

“好。”风芄答应着,看着歌仙一点点睡着,再把他抱进怀里,一起躺下。

阳光正好,她想着,然后闭上了双眼。

—tbc—

准备简单地发个糖√

大阪城通关后的瞎搞趴体——!(下)『歌仙婶』

注意事项:

婶婶有名字!家里cp如标题是歌仙!目前还是双向暗恋状态(两个zz……)
还有一个隔壁婶,她家cp是明石!(这俩已经公开在一起很久了)
我这篇是下篇,前文在隔壁,指路→ @菲林赛斯

part1】【part2】【part3】【part4】


那么,part4,start——↓

第二天早上

 “哦,已经醒了?”被教育了一晚上呢,中途好像还睡着过了,风芄打着哈欠回到房间里,就看见少艾已经洗漱好了站在窗边。

“嗯,你去哪里了?”

“嗯……这个……你还记得你昨天晚上做什么了吗?”

“我记得……我喝醉了。那个时候我做了什么吗?”少艾想了想回答道。

“不没什么。”风芄摆摆手,“放心吧,没发生什么大事情。我们吃早饭去吧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可不是没什么大事情嘛,不就是被歌仙在他房间念叨了一晚上嘛,无伤大雅的小事情……好像还靠着他睡着过……哎,算了。等会儿回去睡一觉吧,累死了。

“那么,我送你回去……”风芄刚准备站起来,却被歌仙压了下去。

“我送少艾小姐回去就好。”他站起来为少艾拉开门,“请吧。”

 

“少艾小姐,我可以问你一件事情吗?”走到本丸门口,歌仙突然问道。

“嗯?你问吧。”少艾有些困惑。

“上次风芄去你那里……那天晚上有发生什么吗?”

“那天?我喝醉了,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。”

“是嘛……谢谢。”他推开门,送少艾离开。看着对面来的明石国行带走少艾,歌仙关上门转身回去找风芄。

风芄正在自己房间里,她靠在椅子上,很绝望地发现自己居然睡不着。

“风芄。”歌仙黑着脸从外面走进来。

“啊……怎么还在生气?”风芄打了个哈欠,“你都说了一晚上了,还没消气啊?”

“我问你,上次你去隔壁……晚上做什么了?”

“嗯?喝了点酒……然后睡着了。”风芄想了想,“没别的印象了。你问这个做什么?我可没有去和他们家刀打扑克打麻将。”

“真的吗?他们家歌仙兼定……”

“少艾家的歌仙?人挺好的呀。少艾一直说他出去远征会给她带小判带加速符,就这点来说比你好多了……咳。”

“比我好多了是吧……”他退后一步,“那你去隔壁不要回来了算了!”他拉开门走出去,把门狠狠地摔上。

风芄被他吓了一跳,有些困惑地摸出手机给少艾发了条消息。

“我家歌仙好像生气了……你帮我问下你们家歌仙,你家开趴体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接到了少艾家歌仙的电话,风芄还是有点懵逼的,不过至少是知道了怎么回事,先去跟歌仙解释一下吧……

关掉手机之前,风芄再瞟了一眼之前少艾发来的短信。诶……要不要逗他玩玩啊?她拉开自己的房门,有个人正坐在门口。

“……歌仙?你怎么……搁这儿当门神呢?”

“谁……!?”他扭过头恶狠狠地说了一个字,又记起什么来着转回去,“用不着你管!”

这傻子真当我看不出来他哭过了?眼睛红得跟什么一样……还挺可爱的。

“进来,外边冷。”她放软了声音,“乖,我刚刚问过少艾家歌仙了,你不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吗?”

“……你说吧,我就在这里听。”他擦擦鼻子,声音里还带着一些哭腔。

风芄蹲下来抱住他:“外边冷的,来,进来,好不好?”

“……不怎么好……”

“那我冷,你像之前那样给我挡风好不好?”

他迟疑了下:“真的冷?”

“嗯,我觉得我头有点疼,指不定就快要发烧了,昨天晚上还那么累……”风芄按住自己的太阳穴,有气无力地说着。

“进去!”歌仙猛地起身,把风芄抱进房间里抱到床上坐着,“说吧。”

“嗯,好。”大傻子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,不行不行要憋住,不然他得气死哈哈哈哈哈。

风芄略过了自己钻被窝的那段,把别的内容都告诉了歌仙:“所以,满意了吗?”

“你为啥要拽他衣服啊……?”他问到,扭过头不看她,却不自觉地撅起来嘴。

“嗯……这个要猜猜看了呀,大概是因为当成歌仙你了吧。”

“……他也是歌仙兼定啊!”

“是呢,所以会当成是你呢,更何况我还喝醉了。”风芄想了想,又抬手揉了揉歌仙的头。

“嗯……就算你这样说,要我怎么信你嘛……骗人的前科那么多的。”他还撅着嘴,口气里还带了些委屈。

怕不是委屈到现在了,风芄想着,难得有些心疼他。

“那我再给少艾打个电话,让她家歌仙直接跟你说?”

“……行吧……”

风芄拿出手机,给少艾打电话。

“少艾,我要你家歌仙接电话。”风芄刚说了一句话,手机就被歌仙抢去了。

歌仙嗯了几声,然后对着电话说,“是隔壁家歌仙吧,你好,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请你对我说实话。”歌仙语气有点凶,风芄总觉得这口气带着点威胁的意思。

“……她钻了你的被窝……?”歌仙的表情彻底黑了,风芄暗道不好,刚想解释,却被歌仙瞪了一眼,“……你继续说。”

风芄隐隐约约听到隔壁歌仙的道歉声,她有些无奈:“歌仙……”

“风芄你闭嘴!”他吸了一口气,“你!记得管好你家阿鲁基!别再让她带着别人家的刀疯了大半夜不睡觉了!”

“你等等少艾不知道这件事情!”风芄感觉喊到,她不确定对面歌仙听到了没有,但自家歌仙已经挂电话了。

“歌仙……”

“解释吧。”

“哈?”风芄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,这么冷静的歌仙让她觉得有些不适应。

“你刚刚不是想解释的吗?关于你……钻进他被窝里的事情。怎么?我现在让你说,你又不想说了?”应该是气糊涂了,这话听上去都阴阳怪气的。

“我把他当成你了。”风芄认真地说着,“喝醉之后的行为基本上都是下意识的,这件事是潜意识指挥我做的!”她刻意停顿了下,“这意味着……”

“意味着……”他傻傻地跟着风芄说,看着对方的眼睛,突然红了脸,“那,那什么……我就睡你隔壁,有事千万记得来找我,我我我……我先回去了!”

啊,跑掉了。风芄眨眨眼睛,拿起手机看了一眼,嗯……希望少艾那里没有事吧!

—end—

啊其实我发这个东西四天没有码字啊哈哈哈,感觉就很开心了。

)))明天起要好好码字,感觉自己天天都在练极短+舔歌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。

大阪城通关后的瞎搞趴体——!(下)『歌仙婶』

注意事项:

婶婶有名字!家里cp如标题是歌仙!目前还是双向暗恋状态(两个zz……)
还有一个隔壁婶,她家cp是明石!(这俩已经公开在一起很久了)
我这篇是下篇,前文在隔壁,指路→ @菲林赛斯

part1】【part2】【part3】【part4


那么,part3,start——↓

“王炸!”少艾放下手上最后的两张牌,露出了一个腹黑的笑容。

“诶,小姑娘的运气真是好呢。”莺丸放下手里的牌,捧起茶,看了眼大包平。

“什么……!”大包平磨了磨牙,“原来两张王都在你这里……”

“嗯……小姑娘真是厉害啊。”髭切也放下了手里的牌,“真是可惜了……”

一副炸弹和一副顺子,原本是稳赢的局面呢。

大包平不甘心地把牌丢在地上,这局他好不容易才抢到的地主!

“哇哦!大晚上的这么吵,原来是在玩啊!”鹤丸打开门看见五个人坐在地上,地上还摊着一副牌,“我也要玩!!”

“鹤丸殿?为什么……”膝丸困惑地看着鹤丸。

“啊——光坊说觉得俱利酱看上去被吵得不开心的样子。”他摸了摸下巴,“都是大包平的声音呢。你们轻一点接着玩吧,我在旁边看看,等会儿换我玩啊!”

“嗯……我也想玩呢。”青江悄悄地站在鹤丸身边许久了,突然出声。

“哇!青江啊!真是吓到鹤了。”鹤丸也不知道是真被吓到还是假的,但是做出了一副惊慌的样子。

“哈哈哈,这可真是很有趣呢。”老人家的声音从走道上传来,“也带我们一起玩吧。”

“在下建议诸位去休息……不过贞次你很想玩的话……”数珠丸还闭着眼睛,但丝毫没有影响到走路的样子,“我也一起留下来吧。”

“啊!三日月宗近!”大包平猛地站起来,“我要和你决一胜负!!”

“原来是你这家伙啊,吵得今剑都睡不着了,岩融叫我俩过来看看呢。”小狐丸撩了撩自己的头发,“是吧,三日月?”

“确实呢,哥哥。”三日月哈哈笑着,“看来我是不能同你决一胜负什么的了,不过算我输也没问题啊哈哈哈。”

“三日月,你也很吵哦。”小乌丸安静地从另一边走过来,“既然孩子们在玩,那就让为父也参与吧。就让为父来看看你们的能力吧。”

“小乌丸!!”追上来的狮子王大喘着气,“等等我啦!”

“诶呀你们这是……俺也要玩!”狮子王的旁边,跟着一点也没喘的陆奥守。

“看来人都被你吵醒了啊,大包平。”莺丸笑呵呵地说着。

“既然这样,我们就把别的也拿出来吧?”髭切左手摊平,右手握拳敲在左手上,“好主意吧弟弟哦。”

“好的阿尼甲!”膝丸站起身,搬出了一个麻将桌和剩下几副扑克牌。

“啊!我要打麻将!”少艾也站起来了,“有人一起吗?”

“那我来陪小姑娘一起吧。”三日月往房间里面走去,“数珠丸殿一起吗?”

“不了,我只是来陪贞次的。”他摇摇头,走到了青江旁边。

“诶呀呀……恒次你,对我真好呢。”青江笑着拿过一副扑克,“快过来吧。”

“我也要一起!三日月宗近!!”大包平又开始咋呼了,“我要证明我比你强!”

“大包平,会吵到别人睡觉的哦。”莺丸起身走过来,坐到了正对着房间门的位置,“既然这样,那我也来吧。”

“好,那我开始啦。”少艾按下了桌上的按钮。

 

“少艾小姐,会去哪里了呢?”蜂须贺皱着眉头走向风芄和歌仙,“我去新选组那里问了,他们说没有看到。”

“左文字家也说没见过。”歌仙冷淡地说。

“为了这种事情把我叫起来……哼。”

“那要不然,我们一间一间地找吧?”风芄只觉得自己被两团低气压包围着,甚至有些害怕,“我去前面三条那里看看……?”

“嗯……那我去三枪和村正那里问问。”蜂须贺扭头往里处走。

“我去长谷部那边看看。”歌仙撂下一句话也走了。

诶呀呀……这可怎么办啊……

真头疼。风芄揉了揉自己的头,往外面的太刀汇集地走去。

 

“我赢了。”少艾歪歪头微笑着看着面前三把刀。

坐她对面的莺丸无奈地笑了笑:“小姑娘真是很厉害呢。”

“确实是啊……老爷子也没有想到呢。”三日月按下了自动麻将桌上的按钮,慢慢地把牌往里面推,“再来一局吗?”

“当然要来啊!虽然不是你这家伙赢了,但我大包平还没胜过你呢!”大包平着急地把牌推进去,“你快一点啊!”

“髭切你们房间怎么这么吵……?”风芄推开了门,“啊……这是?”她难以置信地走进来关上门,“这,这大晚上的你们就这样玩起来了?还不叫我??”

原本有些紧张的气氛突然放松下来,鹤丸笑了两声:“这才是风芄嘛!大家刚刚那么紧张干啥?”

“你别当俺没看见!你慌得牌都差点掉下来!”陆奥守立刻拆台。

“嘛嘛,来一起玩啊,阿鲁基。”髭切笑呵呵地挥了挥手里的牌,仿佛刚刚趁风芄说话看了膝丸手牌的人不是他,“隔壁的小姑娘也在这里呢。”

“啊!少艾!”风芄向那张麻将桌走过去,“我找你好久了,原来是跑来这里玩了啊。”

少艾回头看到风芄,很兴奋地说“啊!是你!!一起来打麻将吧!” 

“嗯……没有位置啊,我先看你打吧,我不是特别会呢。”风芄看了一圈,“鹤!去叫光忠做点东西来吃吧。”

“得令!”鹤丸跳起来,把手上的牌塞到数珠丸手里,“麻烦你代打啦!加油哦!”

“什么?鹤丸殿?请不要难为我……”

“没关系的,恒次也来玩玩看吧,我会教你的。”青江微微凑过去,“鹤丸!好牌啊!没想到你藏得这么深啊。”

“嘿嘿`~”他得意地摸了摸鼻子,走出门外。

 

“阿鲁基,现在这个点是不是有点过分了?”烛台切爬起来做了点小吃给他们送来。

“嘛,没关系的,开趴体就是应该熬夜浪的嘛!”风芄拍了拍烛台切的肩膀,看着少艾第二把自摸胡。

“诶,不亏是少艾,我都不知道你居然这么厉害。”

“你要不要来一局?”少艾站起来,“来,做我的位置!”

“嗯……那你帮我看看吧,来一局也不是不行。”风芄顺了顺头发,坐在了少艾刚刚的位置上。

“你们在做什么……?”门又被推开了,蜂须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。

“风芄?”紧跟着进来的是歌仙。

“啊……”风芄只感觉背后有股冷风吹过来,她压根都不敢回头。

歌仙走到风芄右后方,把手搭在风芄的肩上: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

听声音……怕是气炸了。风芄默默地想。蜂须贺肯定也是……接下来怎么办呢?

“既不说话,也不回头……是什么意思?”蜂须贺走到左后方,把手搭上风芄另一边的肩膀。

风芄看了一眼靠在旁边可能因为醉酒已经睡着了的少艾,悲惨地发现自己只能自救了。

“啊……我是来找少艾的嘛。”她努力地笑了笑,“这不是找到了吗?”

“找到之后就在这里玩了是吧?”蜂须贺冷哼一声,对着其他人喊道,“都回去睡觉吧,再不睡天都快亮了。”

“嗯,蜂须贺,麻烦你把少艾小姐送到阿鲁基房间里吧。这里我来就好,”

“……行,那我先走了。”蜂须贺有点头疼地看着睡着的少艾,无奈之下只能把她抱起来送回去。

“风芄?我们就不在这里打搅髭切和膝丸了吧?”

“也是……”风芄拉起歌仙的手站起来,“那么,麻烦你们收东西了?”髭切向她摆摆手,风芄回头看歌仙,对他露出一个笑容,“我们走吧。”

再心虚,不能虚气势!!!

—tbc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