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风の伊布

今天也在咕咕咕

[俱利歌]互相暗恋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事情(上)

歌仙兼定喜欢大俱利伽罗。
他自己也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。
但无论歌仙是怎么想的,他和大俱利还是会在每次谈话之后不欢而散。可能只有自己在心酸着生闷气吧,他想。毕竟大俱利一直都是那副冷淡的样子,歌仙也不知道他在想点什么。
就像现在,大俱利伽罗坐在烛台切的小摊子前,而自己手上拿着小夜塞给他的酒,踟躇着不敢过去。
“歌仙,不是已经向阿鲁基保证过今天会和大俱利好好说话了吗?这可是阿鲁基特意举办的夏日祭。”小夜扯着歌仙的衣角,抬头看他。
“就算……就算小夜你这么说……”歌仙咬了咬下唇,“就算我好好说……那家伙也不领情啊!”
“……”小夜沉默了下,“不会的。歌仙,我还要会江雪哥哥和宗三哥哥那里,请务必鼓起勇气。”
“诶?小、小夜?!”歌仙低头去看,小夜却已经放开手越走越远了,“我……”歌仙伸出的手停在空中,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大俱利的方向,对方正在认真地吃着烛台切做的拉面,他抿了抿嘴,直直走过去。
“喂!喝、喝酒吗……?”歌仙把酒瓶往大俱利旁边一放,扭过头不去看他。
“……”大俱利从面里抬起头,“好。”
歌仙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看回去时却发现大俱利正在给他倒酒。
明明是自己先邀请的……太不风雅了!
歌仙几乎是夺过大俱利手上的酒瓶给大俱利倒酒的,大俱利没说什么,默默地看了他一眼,举起酒杯示意了下,就一口闷了。
“你!这酒……这酒要慢慢喝,你这样会醉的。”歌仙硬生生压下火气,但还是忍不住小声嫌弃了声。
“东北乡下刀。”
大俱利一言不发地倒了第二杯酒,小小地抿了一口。
歌仙慌张地去观察大俱利的表情,但是没看出什么,他沮丧地拿起自己的那杯酒,一口喝了下去。
“……你不是说,会醉……”
“我、我想这样喝不行啊……”歌仙任性的声音因为心虚越来越小。
“……吃点什么,别喝醉了。”
“诶?你是在关心我吗?”或许太意外了,歌仙脱口而出,随即为此红了脸。
“……醉了,麻烦。”
“啊……?哦……”刚刚才有点激动的整颗心,一下子落了下去,一种酸涩的感觉传至鼻尖,歌仙拿过酒瓶,一杯一杯独自喝了起来。
“歌仙君。”站在摊子里面的烛台切递过去一碗关东煮,“俱利酱说的对哦,可不要喝醉了,吃点东西吧。”
“烛台切君……谢谢你。”歌仙接过碗,热乎乎的汤汁散发着诱人的香味,可现在这并不能安抚他。
烛台切看了几眼,不知从哪里拿出一盘牡丹饼:“伽罗酱,歌仙君,要不要尝尝看?”
“不,不用了。”歌仙赶忙摇摇头,大俱利索性吃起了面。
烛台切一脸可惜,转头去看在后面揉面的长谷部,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。
“长谷部君,尝尝我新做的牡丹饼吧!”他抓起一块饼就往长谷部嘴里塞。
“为什么又唔……!唔唔唔!!”
歌仙弯了弯嘴角,听到自己身边传来一声哼笑声,他诧异地看过去。
并不是他觉得大俱利伽罗不会笑,但那些柔软的表情,他只对猫露出过。
但那个人现在确实在笑,即便他用拳稍微挡住了翘起的嘴角,从歌仙的角度依然可以看得清楚。
歌仙觉得他似乎真的醉了,居然会想依靠在这个人的肩头。
稍微,一下就好……
他倾斜身子,触碰到了一片温暖。
“醉了?”大俱利抓住歌仙的肩膀,让他靠在自己胸前,“要睡吗?”
“不,没……”
“醉了,回去休息。”
“嗯……”歌仙迷迷糊糊地站起来,又摔回座位上,“有点晕……”
“你之前喝地太急了……”大俱利抬头看烛台切。
烛台切笑了笑没有动。
“……我送他回去。”大俱利把歌仙扶起来,歌仙脚步晃了晃,靠在他身上,“歌仙兼定,你能走吗?”
“……为什么是全名啊!”
“啧。”大俱利横抱起歌仙,往屋里走去,歌仙挣扎了下,小声嘀咕着什么。
烛台切的摊子不知为何在离众人比较远的地方,走离几步,就感觉把喧嚣的人群都丢在了后面,安静到大俱利可以听清歌仙在碎碎念点什么。
“……太讨厌了……你这种人……”大俱利的脚步停顿了下,接着又加快脚程。
歌仙被他晃得更晕了,他勾住大俱利的脖子,恶狠狠地喊了一句慢点,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:“不就是讨厌我吗……有必要这样吗……连话都不好好和我说,我也不想和你吵架的啊!”歌仙像在自言自语,又像在埋怨,“每次想起来我就生气,我为什么要喜欢你这样的人啊!”
“你说什么?”
“你连我说话都不听?!我刚刚说……诶?”歌仙张了张嘴,僵在那里。
“你说——你喜欢我?”大俱利抬手,让歌仙的脸靠近自己。
“不,那、那个……”
那个人的呼吸打在自己脸上,歌仙诧异着,唇上传来柔软而温热的触感。
“你……”他直愣愣地看着大俱利,下意识地握紧对方胸前的衣物。
“酒醒了?”大俱利的表情没有变。
歌仙撇过头不去看他,手却越抓越紧:“放我下来。”
没有回应,大俱利继续向歌仙的房间走去。
歌仙安静下来,如他所愿地,依靠在了大俱利的肩头。
—tbc—

下章是肉
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我撸出来。
更新是不可能,这辈子都不可能的,只有开坑才能维持生活的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