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风の伊布

今天也在咕咕咕

馁,歌仙,我喜欢你哦。(1)

歌仙兼定乙女向
并且是第二人称
现代paro警示!!

毕业典礼上人来人往,还有人抱在一起哭成一团,你没什么能哭的事情,身边要好的同学也都有了男女朋友来不及关心你,导致了你现在无聊地坐在座位上玩手机,旁边坐着你的语文老师。

你很喜欢你的语文老师。

儒雅,这是你能在你贫乏的词汇量里找出来的,最符合他形象的词了。站在他面前,你就能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书卷气。他大概就是一位真正的文人吧,你想,反正你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文人。

他也是你们班的班主任,不是很严,比起你们那个成天板着脸、听说信基督教的英语老师,甚至可以说是温柔,他还一直希望教会你们“风雅”,只不过你这个沉迷理科,其它什么也不顾的疯丫头,恐怕这辈子也认不得这两个字。

他看上去很年轻,大学毕业还没有几年,一直都在你的高中教书。没有结婚,也没听说过有女朋友,倒是经常有三位男性友人会来学校找他,据说曾有一位学长,向其中有一位粉发的美人告白过,却收到了“抱歉,我是直男。”的回答,后来还被长谷部老师——你们的英语老师——嘲讽了。

他算数不太好,以至于上次在班里数人头都数错了,他还有些婆妈,会为一件小事叨叨好久。

你也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喜欢这样的人,或许他在某些地方还是挺可爱的,但在班里,你和他其实水火不容。

原因前面也提到过了,你的“疯”并不符合他的审美。

但是后来,有哪里好像不一样了。

“你为什么又在语文课上睡觉!”好脾气的人生气起来特别吓人,尤其是平时看起来软到不行的那类。

“因为……你讲的内容很无聊我没兴趣啊。”你有些害怕,但是死鸭子嘴硬,你的脾气刚好倔得很。

“无聊……吗?”他似乎突然泄了气,为此你好奇地多看了他几眼,“我明明已经尽可能地讲得有趣了……”

“不是你讲得怎么样的问题啦,就是内容很无聊我没有兴趣嘛。”你稍微放松了点,反过来安慰他。

“我觉得你可以试试看啊,你一定会喜欢语文的!”他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你,你竟觉得有些可爱。

“这样啊……歌仙老师。”或许这就是你还是挺喜欢这个人的原因吧,你这样想着,微微前倾身体,从桌子上靠近他,“你想多了,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语文的。”

“你!”他黑了脸,猛地一拍桌子。

“诶呀呀,歌仙老师你好好冷静一下,我先回去上数学课啦~”你起身给他到了杯凉水,愉快地走出来会谈室。

你的数学老师,叫做大俱利伽罗,如果说你是“很喜欢”歌仙老师,那就可以说是“特别喜欢”大俱利老师。

大俱利老师是一个嘴硬心软的人,嘴上说着不想和你打好关系,却会在他的办公桌旁边为你准备一把椅子,以防你随时来问题目;会收下你送给他的食物,并且好好吃掉;还在你生病的时候关心你的身体情况。

你基本上天天都会带好吃的去骚扰他,完全不顾旁边一个办公室的歌仙兼定和压切长谷部的心态。

其实那两个人也不会说什么,但最近每次你去办公室找大俱利老师的时候,总会感到一道怨念的目光在盯着你,扭头去看的时候又没有了,但是长谷部老师对这种事情从来不感兴趣,那么只可能是你的语文老师了。

不过你也懒得管,反正自己都快毕业了,语文成绩也没差到什么混不下去的地步,也不想再拔高多少了,管他在想什么呢……顶多看得你有点瘆得慌。

……好的,不是“有点”是“很”,或者“非常”?你对着大俱利老师,笑容都快僵硬了。

反正长谷部老师不在,分他吃一些也不是不行……你回头看他,他立刻转过去看桌上摊着的卷子:“歌仙老师!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要不要尝尝?”你举起手上的托盘,“难得我做的是蛋糕。”

“那我就,不客气啦。”他走过来,拿出一块淡棕色的巧克力蛋糕,“牛奶巧克力?味道很好呢。”

“谢谢。”很少能从他嘴里听到对你的赞美,你有点开心地勾起嘴角,“再尝尝黑巧克力的?不过大俱利老师说喜欢可可味浓一点儿的,所以可能会有点苦。”

“我喜欢,稍微清淡一点的食物。”他咬下蛋糕的一角,“比方说,圆年糕配味增,看上去都很风雅。”

“方年糕配酱油。”大俱利瞟了歌仙一眼,低头吃着手上的食物。

“什……?!”

“我倒是都可以呢。”你摸了摸下巴,“我比较喜欢好吃的。”

“噗呲……咳。”大俱利笑了下,整个人的表情都柔和了下来,你有些惊讶地看着他,然后忍不住也笑了,总觉得自己刚刚那句话有点傻傻的。却没有看见歌仙的表情,显得有些落寞。

之后临近高考,你好像也没去过几次了。有时候还是会怀念坐在大俱利身边做数学题的日子。

“大学,考进什么了?”熟悉的声音在耳旁响起,是歌仙的声音,你被吓了一跳,转过头看他。

你有好久都没有这样近距离的直视他了,你还记得他三年前的样子,优雅地站在讲台后,紫色的头发柔软地贴合着他的脸,嘴角温柔地勾着,湛蓝的眼睛仿佛能包容下整片天空,眼角的红妆带着点女气,却更体现出,这是个美人。现在的他看上去也没有变,但你知道这三年以来,每个人都有改变,无论是自己,还是身边这个人。就比方说,他眼角的温柔,已然带上了疲倦。

大家都需要休息了。

“师大,数学系。”你重新把目光投向毕业典礼的舞台,“以后不出意外会做个数学老师吧,说不定还能回来做。”

“能……回来做?”他好像有了点精神,却又像想到了什么地低下头,“为什么想回来?”

“嗯?没什么原因……”你思考自己那样说的原因,但这原因连你自己都不知道,“硬要说的话,还想坐在大俱利老师身边做数学题?”你想起了自己刚刚回忆起的内容,随口说到。

“这样啊……”他转回头,垂头丧气的,你不太明白他怎么了,但总觉得自己最好安慰他一下。

“也不一定是这个原因……我也不知道,只不过是想回来。”你用余光瞟到他猛然间亮了的眼睛,浑身不自在地接着说,“反正还是要看我四年后是怎么想的,指不定又不想回来了。”

“……啊,知道了。”他又安静了,看向舞台的眼神迷离。

—TBC—

是纠结了好久的文了,说实话第二人称真的是很难的东西,但有些时候却又非它莫属……
就是这样,总觉得会有什么ooc啦的……
还请原谅啦!!
有什么感觉可以在评论里和我说说哦!!

评论(1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