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风の伊布

今天也在咕咕咕

来,吃刀子

避雷注意:
歌仙→女审→莺丸
莺丸全程活着女审的话里(

“我从一开始就知道,他不爱我。”
歌仙兼定把泡好的茶摆在他的审神者面前,女孩对他勾起一个勉强的笑容,接过茶小抿一口。
“真苦。”
“……这就是茶的味道啊,阿鲁基。”
“……抱歉,突然把歌仙你拉来说这种话。”女孩想把茶吹吹凉,却还是在喝的时候被烫到了,“又苦又烫,这就是茶吗?”
“阿鲁基,作为初始刀,我本就有着引导你的责任……在各种方面。”歌仙从旁边取了些凉水递过去,“如果您觉得可以和我说的话……”他抬头冲女孩笑,用一直以来的温和冲去了女孩所剩无几的担忧,“还请告诉我吧。”

她从一开始就在等他。
就算他姗姗来迟。
就算他张口闭口都是另外一个人的名字。
就算……
就算是这样,她也什么都没说。
因为从一开始,就是她在单方面追求莺丸这把刀。
可能是被那种坚持感动了,亦或者只是对人类所拥有的“感情”的好奇。
他来到她身边,应下了她的爱,应下了她执著的向往。
他不是没有对她说过那句“我爱你”,他说过,说过很多遍,在皎洁的月光下,在黯淡的烛火下,在夜深人静,他把她拥入怀里的时候。

“馁,你说可笑不可笑,我明知恋爱时的话不可信,却忘了做爱时的话更不可信。”
浅色的茶透着光,映着碗里那只漂亮鸟儿。
歌仙静静地为自己换了已经冷却的茶。
“更何况,他压根不爱我……连做出来的样子都没有。”女孩盯着茶碗,神色平静,“莺,他从一开始,就只是莺而已。我也,只是爱他罢了。”
歌仙抬头看那个他认识了那么久的女孩,细细打量,才忽然发觉女孩早就是个女人了。
被情感带出童年的,女人。
他伸手抚上她的脸颊,直对上的黑色眼瞳,带着他想他或许理解的哀伤。
然后,他吻了她。

这场性事来得太突然,或许他和她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开始的。
只是他在做到情难自拔的时候,凑到她耳边说了那句话。
他说:“我爱你。”
女人迟疑了下,揽过他的脖子。
她说:“我也是。”
然后世界陷入黑暗。
歌仙再次醒来的时候,审神者正坐在他之前坐的位置上,面前放着空了的茶碗。
“总觉得口渴,所以喝掉了。”女人裸身披着外衣,把歌仙的衣服递给他,“冷掉的茶,比热的还要苦呢。”
“……您要去洗澡吗?”歌仙接过衣物,问了个毫不相干的问题。
“……去的。”女人整了整衣服,站起身往门外走去,“歌仙,恋爱时的话不可信。”
她关上门走了。
歌仙没动,听着她的脚步越走越远,他看着空掉的茶碗,不知对着谁喃喃着。
“所以做爱时的话更不可信。”
“但是,那是最爱的人,对自己说出的谎言啊。”
—END—

刀子可好吃了我跟你们讲

评论(2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