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风の伊布

高三沉迷学习,小概率不定时掉落更新。

[耀all]近代历史(1)

偷偷尝试耀all,咳,背英语去了,好好学习。

不近人情。

这是亚瑟柯克兰第一次见到“清”。

和罗马说的完全不一样。温柔、大度、傲气……没有看到那种东西。但那件黄袍,以及与其他人不同的鬓发还是让他轻而易举地记住了他的模样。

“广州……要做生意就去广州吧。虽然……”青年话没有说完,就渐渐走远,亚瑟没能听清他后面说了什么,但还是派人去了他口中的那个广州。

广州确实是个做生意的地方,他,他们想要的一切:丝绸、瓷器、茶叶……这里确实什么都有,而且向他们开放。

一开始他们很欢喜,无论如何总归是有了个交易的地方。但他们很快就发现了不对,中国人很少来买他们的东西,这仿佛是一场单方面的交易。狡猾的商人很快就想出了对策,他们从印度运来鸦片,到中国进行一种非法销售。

后来,国库空虚,林则徐虎门销烟,亚瑟的上级决定用这个理由向清王朝宣战,这便是著名的第一次鸦片战争。

亚瑟其实试图阻止过,毕竟那是那个“赛里斯”,他不想……看到那个人落魄的样子。但这是政治,即便是作为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本人,也无法阻止。

英国的军舰开向了中国,第一步就是他们最熟悉的广州。

亚瑟坐在船头,像他以前当海盗头子时那样晒着太阳,他不知道“清”会怎么样,但是他想再见他,见罗马口中那样的他,也不想输掉战役。他挠挠头发,碧绿的眼睛盯着深邃的大海。啊,随他们去吧。这样想着,他决定睡个午觉。

军舰沿着东南沿海往上,进入了长江流域,直直开向六朝古都——南京,啊,那时它叫江宁。

下船的时候亚瑟还有些困惑,“赛里斯”会在这里吗?他抱着小小的期望,在江宁城里乱逛,一路走到了应天府。

远远就看见应天府里走出来一个穿着黄衣的人,他突然来了精神——这黄衣可不是谁都能穿的了的,现任皇帝道光还在京师(北京),那么这个人一定就是“清”了!

他兴奋的上去和那人打招呼,“清”抬头看他,表情有些困惑。

“……夷?”

“赛里斯”瘦了很多,脸色也变得苍白,看上去病恹恹的,但仍然在他面前挺直了背。

亚瑟没听清他说了什么,就自顾自地自我介绍:“我是上次在紫禁城里你说叫我去广州的那个,英国的化身,你还记得吗?赛里斯?”

“……赛里斯……?”“清”错愕的瞪大了眼睛,随即扭过头去,像是回忆起什么事情了一般垂下眼角,“你的名字是?”

“啊……亚瑟柯克兰。”亚瑟也不记得那天自己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报出的自己的名字,他只记得那之后“赛里斯”的话和那个萧瑟的背影。

“亚瑟柯克兰……我不是……不,我已经不再是赛里斯了,你可以叫我的名字……王耀。”他转身又往天宁府里走去,挺拔的身子怎么看都感觉有些单薄,看不见脸上的表情,却莫名显得悲伤。

“王耀……”亚瑟坐在船上轻轻念叨,双眼空洞地望着海平面,像是在发呆。

评论(4)

热度(16)